Friday, September 24, 2010

梦录 60

做了一个焦虑的梦,事事不顺心。要到邻镇,一直去不成。后来终于把车子开到火车站。才走进月台,火车就呼啸而过,客满了拒载。火车才走,大闸就落下了,啊那是最后一班车了吗?
生气的走到车旁,咦车子怎么怪怪的。天啊,左后轮塌了下来。
我满怀牢骚,而身旁的人却因为我的过度认真而讪笑起来,还要我直接把车子开到邻镇停放着。我大吼:“点得啊,你知欧洲人唔系人甘品架啦!!!”
原来我在欧洲。

000000000000000000000

原来一直有几件让我焦虑的事儿,包括我那酸痛已久的肩颈,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