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1, 2010

我只能若无其事地讲话,一切不便透露。因为你是那么若无其事,一点蛛丝马迹也看不见。也许是我多心了,我真的多心了,一切都只是善意的表达,表示友爱;而我,久未尝到雨的滋味,牛毛细雨也心猿意马了。

应该都是假的吧,我的想象如同剧中的猫头鹰女子,自行掉入梦的地域。

我猛然想起他的独白:“为什么爱上一个人,总是变得怯懦?”

这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