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2, 2010

最后剩下我不动声色地,把仅存的一点什么也解决掉。无需动用到感性,一点理性就能够剔除干净。

你不必知道,他不必知道,这等小事就让我一个人来解。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