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04, 2010

讲笑三人组之心路历程

所以说,凡事还是要踏出第一步。空想而不行动,是永远看不到路的。
幸好当初我们仨胆粗粗组织了讲笑三人组,也大胆地尝试了第一场秀《等等。。。爱?》,不然也不会像今天这样算是小有成绩。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是这样开始的。我跟伟良是同事嘛,当时我们在公司的位置是两对面而已,每天讲话讲没两下就演起来了。在去年年尾,伟良就有跟我说2010要尝试做栋笃笑。我觉得ok,自己也想做。当时想说先从小型做起。
而我跟衍任是好朋友。每次我们在一起,讲起话来都会引起哄堂大笑。今年年头,刚好The Actors Studio接洽他,要他做中文的stand up comedy。他跟我聊起,我就告诉他我跟伟良的计划。
就这样,这个讲笑组合从零开始出发。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讲笑会》这个名字是我想的。我们都觉得许多观众如果要来看我们的演出,心里必定是抱着看栋笃笑的心态。这样的话,肯定会拿我们跟大师级的詹瑞文、林海峰、黄子华来做比较。怎么比呢?人家是做了很多场栋笃笑的高手,而我们只是初出茅庐。想想,反正我们是站在台上讲笑话的,不如就叫讲笑会吧。
衍任之前在澳门涉及artist management & program design,接触的对象大多是舞者。很自然的,他想把歌舞的部分放进这个讲笑会。于是乎,《劲爆歌舞讲笑会》的全名诞生!!!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这个组合,在台上我们的功用是互补的,台下亦然。
在幕前,我们各司其职 - 衍任是主导,兼且讲笑话是最好笑的。我的舞蹈是三个人里面最好的(哈哈怎样,不爽啊?),讲话是那种一讲就很‘绝’,一刀插下去那种。而伟良是扮演花瓶的角色。除了他‘俊美的外貌’,桃花朵朵开之外,他经常扮演‘正面精’,给予正面的讯息,也顺便给我们两个‘润’。
在幕后,衍任通常是主脑 - 负责节目架构和流程。我是造型设计。伟良是宣传。
有一位观众说,你们三个各有优点,各有缺点;但三位一体是最完美的。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第一场秀是《等等。。。爱》。当初会想到这个名字是因为当时《等爱》舞台剧的回响很大,基于我们三人都有份参与,就打算“食住条水”,吸引部份《等爱》的观众进场。果然这个决定是明确的。我们的first attemp就引来了满堂红,全场爆满。说真的,有一点始料未及。接着在KLPAC Pentas 2的enchore秀也满座。
这让我们更有信心去筹备第二部作品。我们讲笑会的题材都是围绕在我们生活的题材,聊过了爱情,接下来聊工作应该也能够引起共鸣,于是《Office吹水部》面世。结果同样获得观众的热烈支持,演了两场。
The Actors Studio也开始注意到我们的表现。于是在筹备第三部的时候,经过过去4场的经验,我们决定把演出放在周末。当我们跟The Actors Studio提出要求时,他们很爽快的就答应了。衍任觉得上一次的主题名字不够劲爆,所以购票走势略缓,这次决定要放一个很容易引起话题性的题目,《X的初体验》就此出现。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我还记得第一场演出的经验。虽然我们演舞台剧的经验很多,喜剧也演了多次,但是站在台上3个人对着群众讲笑倒是头一遭。我记得我很紧张。虽然有流程,也反复看了几遍;但一上台,全都忘光光。所以我一边演出,一边在想“等下要讲什么?”。整个人很拘谨,呈现出来的效果也没有排练时理想。唯有在跳舞的部分,我才得心应手的表演。
在筹备第二部的时候,我负责把经过讨论的整个架构打出来,分发给大家。此举果然对我有帮助。那个大纲就一直停留在我的脑海里。演出时,就非常自然。
我觉得《X的初体验》是我们目前演出最好看的一次。虽然在构思的时候,我们三个可是猛抓头,毫无头绪。所幸后来衍任终于figure out一个架构,我们三个回去想内容,才把一次又一次精彩的《X的初体验》呈献给大家。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等等。。。爱?》用的歌曲都是时下最流行的歌曲,比如“single ladies”、“bad romance”等等。而每一首歌曲都恰好配到内容。
《Office吹水部》我们起用了80年代的歌曲,因为我们想到目前在工作的我们这些70后,都是听这些歌曲长大的,观众应该跟我们一样会有共鸣。但我们没料到原来我们也有许多80后的观众,这些歌曲流行的时候,他们还在牙牙学语。
《X的初体验》我们再次回到当代,找出近年来流行的各种风格的舞曲 - 有西部风的‘牛仔很忙’、pop dance的‘womenizer’、印度风的‘jaiho’、拉丁风有‘whatever’、以及中东风的‘舞娘’。Enchore曲我们特别选用了《等等。。。爱?》的开场曲‘i will survive’来做结束,因为这是我们做讲笑会初体验的第一首歌,别具意义。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很多人都不相信,我们在台上讲话的内容很多时候都没有经过练习,临时放炮的。我们觉得这种讲笑会,就是要spontaneous才会好看好笑。通常我们都是在流程出来了,大概练习讲一下。如果默契跟效果出来了,感觉有了,我们就不练了。
我们练最多的是舞蹈哈哈。
然后在演出的当天,一来到,3个人就开始‘练习讲话’。话语之间,都是刀光剑影,你砍我一刀,我射你一箭。我们叫这个做‘抓默契’。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我们上台笑嘻嘻,下台大斗法。没有~~~这是我们练习的方式。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9月1号的演出之后,今年的讲笑会暂告一段落。我的意思是在吉隆坡的演出。我们打算向其它城市前进。第一站极有可能是槟城,目前在接洽着。我当然希望可以到其他地方比如怡保、新山、马六甲。或者更小的城市如亚罗士打、加央、太平、芙蓉、关丹、麻坡等等。
但是想念我们的朋友,可以在10月3日在双威金字塔看我们跟perfect OL的互动,详情参阅新潮杂志。
或者记得守住astro aec 《12星星烁》节目。10月17每逢星期日晚上830播出。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每一次演出前,我们在后台看着小屏幕观众陆续进场,心里总是充满激动跟感恩。
每一次演出后,听着你们的欢呼声和掌声,我们总是感动又感激。
说真的,也不知是修了几世得福,我们能够获得那么多朋友的支持。
谢谢你们对讲笑三人组的爱戴,我们深深感受到。谢谢。
至于我的两位搭档,我爱你们。。。

2 comments:

yanwei said...

Proud of you,my dear.

安东尼刘 said...

我觉得要令人哭很容易,令人笑就比较难捉摸。你们是有笑点的,而且肯定可以更好。:)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