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03, 2006

台北行之Café and Pub

此行最爱去的café非咱们亲爱的好人熊新开的“Ole奥蕾”莫属。几乎每一个晚上,张小姐都会兴致勃勃地要往Ole冲。Ole那时正处于‘试卖’状态,每天晚上的饮料除了啤酒,其他都随客人‘随缘’付账。窄长的空间,一进门左边是吧台,右边放了约6张桌子,往后一点有4张桌子和沙发椅。地下一楼熊说他们和某出版社合作,会摆放一些和艺术广告创意有关的书籍,像个迷你图书馆。我们几乎每一个晚上都会在Ole做最后聚点。推荐货真价实的奇异果汁和爱尔兰咖啡。看过中医后,大家都特别讲求健康,奇异果汁富含维他命C,当然是首选。但是加了白兰地(Yes, Mr. Bear ran out of Whiskey, so …)的爱尔兰咖啡,微甜微苦,喝下去后整个人身体发热,脑袋微醺,感觉很好。有幸认识了刚发片的梁小姐。随口说要她的签名CD,第二天她真的带来了,不止签名,还留了蛮长的一段字,我看到马上起鸡皮疙瘩。谢谢呵,祝唱片大卖(失忆亲亲不是我不明白小心眼,好听)!总之在Ole昏黄的灯光下,你可以真正的卸下白天的负担,好好的放松做自己。
* 台北Ole开在信义路和敦化南路的交叉口,华侨银行后面。

在台北光点的户外“C25度”咖啡厅,我和张享受一场休闲的下午茶。天气很好,雨刚下过,太阳躲在云层后面,风在树梢间愉快的游走,气温仿如摄氏25度,每个人都会不期然的在脸上挂上微笑。望着青草地,伞状的树,秋天的台北让我感觉犹如一篇清新美丽的散文。虽然我的核桃味冰咖啡居然有仙草味儿我偏偏最受不了仙草味,也不计较了。这家café有一个华语讲得异常溜的外籍女子,帅!

在东区的Under Cover附属着一间café。全黑的墙壁,鹿角吊灯,木桌椅或皮沙发椅都不稀奇,他们家卖的是鼎泰丰才够特别吧。在Under Cover刷了一大笔之后(败家败家),那位售货员小姐有开口说要请我们喝咖啡。我们都还饱,不喝。她说那晚一点如果你们在附近,可以过来,请你们吃晚餐。当然我们没有再回去。

最后一天晚上,朋友雅格尽地主之仪,执意要带我到处去。结果一家没开,一家不合我的胃口(很台的卡拉ok,我差点没有吓昏),我们只去了两家。一个在西门町附近,没啥特别,就露天的pub。后来他要带我去Watershade。之前一直装神秘,结果一去到,我说Watershade我来过啦,他吓到因为他在一年前才知道这地方而我4年前第一次到台北时已经到过了呵呵。然后我们便去Naomi,音乐气氛还蛮posh的就是了。雅格说许多时尚秀都曾在这里办过。然后就累了,我5点半就要起床赶往机场,就匆匆道别了。谢谢雅格。

9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你,台湾很熟嘛,下次由你作陪了。

seasonc said...

不坏,机票住宿你包,我作陪又怎样,哈哈。

mignoncat said...

星期一,我喜欢读这样的文字。

Nightraveller said...

我后来在韩国东大门巧遇在论坛认识的台湾新朋友们,冲口对他们说,我好想念台北哦!One night in Seoul,印象真的非常麻麻地,not impressed at all.

seasonc said...

說巧不巧,今天有人要我填關於韓國旅遊的問卷:
第3題. 你曾到訪日本和/或中國嗎? (yes to both)
第四題.你有打算拜訪韓國呢? (NO)
直接了當.哈哈.

絶的是第一題:想到韓國,你先想到甚麼?
問同事, C答冬季戀歌(auntie); G答Rain (淫娃).我答泡菜(貪吃,哈哈哈)

Anonymous said...

包个三陪,也不错,呵呵。

seasonc said...

不坏,啥是三陪?不解。

Nic said...

我也想去台北!

seasonc said...

nic,去去去,但是我不能陪你就是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