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08, 2006


恍神

有时候我会艳羡别人为什么工作那么悠闲:9点过后才进来,准时6点就下班,做东西不慌不忙,时间到就抽烟,任何回应请等24小时或更久。

我埋首在堆积如山的工作,穷追着其他部门给与答复。手机铃声一响就神经质的暗恻:“Now what?” ,想想还有多少客户要求没达到,再继续埋头苦干。每逢下班,脸部肌肉就僵硬得什么似的,根本不想笑或多说一句话,累呀。为什么那么多东西做?我苦笑而不答,快快快,跟时间赛跑。

然后峰回路转。

我在想,如果有一点东西让我做一做,或跑来跑去,我应该会很享受;发呆实在不是我的本行。不发呆,那就写稿,俨如一位专栏作家的文字产量,让之前一直被朋友投诉的部落格天天更新。

我正在过着我之前我艳羡的生活,但是我不快乐。

有人说趁这段过渡期好好休息。我想我要有一点事情做。

就是贱。

11 comments:

piew said...

www.brazilembassy.org.my

要看吗?我想去27号的.

zz said...

:-)

seasonc said...

Piew,
Sounds interesting. 我们分别去对吗?记得先吃了再过去,那边的食物又贵又不好吃。

ZZ,欢迎。

piew said...

那我帮你拿票咯?我会带阿暖去。

Anonymous said...

seasonc said...

piew, get 1 extra tic for me coz i wanna bring my lil frenz, Mui. TQ.

Nightraveller said...

哗,谁把你照得恍惚得这么帅气,赞!
(贱的另一京都版本)

seasonc said...

夜旅行,据说是某位旅居日本的时尚摄影师帮我照的,功力可媲美mario testino 和 steven miesel。这位摄影师可是许多小妹妹爱慕的对象呢。哈哈,有没有太过火?

piew said...

no pingpong

(shit~~有人在演大戏了~~)

zito said...

OMG!麦嘉!
今天傍晚会在the curve不务正业。
有来的话一起吃饭!

jy719 said...

Bald..c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