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5, 2006

梦录6

那时我约莫十一,二岁, 时间大概是上午十点多。我骑着脚车‘叮铃。。。叮铃。。。’从家里去干妈家。干妈家就在前面,很近的,和刘老师家同一排。经过刘老师家,我转右到后巷。在干妈家的后门,我‘叮铃。。。叮铃。。。’一边叫“k mak … k mak”(福建话的干妈)。干妈开窗叫我从前门进来。

泊好我的脚车,就进去。干妈说她煮了laksa,要舀给我吃,叫我去拿椅子坐。我坐下,那张塑胶椅子裂掉的。又去拿另外一张,咦也是裂掉的。连续找来几张塑胶椅子,都是中间裂开的,不小心会被夹屁股哦。干妈的laksa捧来了,汤好像不够,有点像干捞。

来不及吃,就醒来了。

每一次做梦,背景是家乡的话,我就会变成一个少年。为什么会这样?

2 comments:

钪凯 said...

可能你的童年不愉快?

seasonc said...

钪凯,
你说得对,我的童年阴影很多,所以大家必须原谅我现在的怪脾气。不要误会,我们家没有家暴,我也没有给人性侵犯,好像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