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1, 2006

浩劫余生 (2)

年初四,和往年一样,会到吉打小叔家拜祭公公婆婆,顺便吃了午饭再启程回吉隆坡。临走,妈妈要我们再到神台前拜拜,告诉先辈我们要离开了,祈求保佑。迷信也好,求心安也好,这种事情我是不嫌老土,一定听话去做的。

然后就和妹妹开开心心上路去。甫进入南北大道不久,远远就看到滚滚浓烟打从路边的稻田从左到右蔓延开去到隔壁的跑道。北马在一二月间是旱季,也是稻米收割后期。稻农会趁这段时间焚烧稻田,对我们来说是司空见惯之事。

见怪不怪的我,想说可能只是普通的浓烟,大概1-3公尺的厚度而已,冲过就算。我跟我妹说:“冲啊!”,一踩油门就冲。

接下来的事情只在短短的30秒里发生。

岂知一进入浓烟,就仿如堕入五里迷雾,完全看不到前方,四周都是褐灰色的浓烟。我在第一时间紧急刹车,妹妹在旁边叫:“前面有车!!!”我看见前面是一辆白色的Proton Saga,赶快摆舵到左边紧急跑道。方停下来喘口气定定神,说时迟,那时快,刚刚我旁边那个位置已被一辆灵鹿补上,‘砰’一声就撞上前面的白色Saga。妹妹急着说:“快把车驾出去,等下被撞!”我才回过身来,小心翼翼把车开出迷雾。这时我看见原来在紧急跑道旁边的草地,正‘躺’着一辆小型罗哩。

压着玻璃碎片和其他汽车零件残核,拖着一个疑是汽车窗框的物体,我终于把车子开出迷雾。我把车子停在离灾区远远的地方(大约半公里),才手抖脚抖地下车检查车子。察看了数遍,实在难以置信车子完好无缺之后,我才把拖在车底下的汽车镜框弄掉。

站在阳光底下,我和妹妹在发冷汗。汽车号角声和碰撞声不断,开始有人从浓烟中跑出来。我看到一辆前扁后塌的Satria,吖吖吖地开出来;心里太庆幸我们能够完肤无缺的逃出生天。

不仅是我们这边,对面车道同样也发生连环车祸。据我所观察,我们这边只有一辆白色的客货车和我们的车是完全没事的,其他车子就没那么幸运了。

一直到了怡保坐下来喝咖啡的时候,我和妹妹还在惊魂未定,不肯相信这是事实;而事实证明我俩非常幸运的逃出生天。

8 comments:

CherryKoay said...

yii? 你也是吉打的吗?
很多年前我哥哥也是年初4的时候在回KL的途中遇过车祸,也是吓死我了。
很多人手断脚断之类的... :( 想起都可怕。
新年驾车回来的时候要小心吼!

PS:哇你的图画到比我的还美咧 *blush* 怎么可以这样 :E

seasonc said...

樱桃咪咪,
我看你哥哥遇到的车祸应该是我遇到的,几年前的事嘛对不对?
谢谢你讲我的图美丽,呵呵。

piew said...

都靠你敏捷的身手。

阿祥 said...

简直是可以拍头文字E!

seasonc said...

Piew,
歹势歹势,班门弄斧了。

阿祥,
现在写得轻松,当时手抖到像鸟酱。回家大便一看,青!

theminshop said...

Wah! Initial D part 2...this time not curvilinear track it was smoky track..........cool man

zito said...

天啊~仲唔劏鸡还神!!

seasonc said...

zito,
几年前的事了。我打电话给我父母报平安时,他们有向先辈感谢保佑。这样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