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02, 2006

06台北行之吃饭

“民以食为天”,这次试了一些台北新颖的餐厅。

星期六晚上,‘同学会’办在信义城品大楼6楼的“泰市场 Spice Market”。这家泰式海鲜自助餐厅在今年1月才开幕的,所以整体感觉还很新,气氛不错服务佳。虽然到台北吃泰国料理对我来说是怪怪的,但这家的泰国料理处理得算是及格。前菜有不同款式的泰式沙拉 (kerabu),计有芒果、鸡脚、燕菜、干贝唇等等,生虾(搭配超赞的酱料)、醉虾等不下十多种选择。他们的咖哩也是很好吃,特别是平常比较少吃到的猪肉咖哩,过关!热炒方面就普普通通。我倒是喜欢吃他们的月亮虾饼,虽然我的朋友都嫌硬。面和汤我就没试,太饱了。反正旨在和朋友聚餐,食物的素质就可先放它一马。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蘸酱都调得非常好。

隔天晚上吃的是鼎泰丰,依然客多。是我多心吗,感觉没有我多年前第一次吃的好吃;还是因为我不是太饿,就不晓得了。

礼拜一是台菜天。午餐在微风广场的老店新开,AoBa(青叶)吃台菜。这家是分店,装潢走浓浓的中国风。我们4个人点了3人份的套餐,就有中华沙拉、炒虾球、控肉、迷你佛跳墙和乌鱼子炒饭(依序)。个人是感觉上菜的次序有点怪,于是乎便聊起各籍贯人士饮食习惯差异的话题:广东人吃饭是汤先上,而福建人是汤后来才上。是这样吗?欢迎讨论。凭心而论,这顿午餐只是麻麻,只有迷你佛跳墙和乌鱼子炒饭可圈可点。失败的是控肉,又老又涩。加上各菜色味道略咸,不健康。可能是新餐馆客人不多,还是我们讨论待会儿要到糖朝吃甜品讲得太大声,captain给我们送来了甜点-炸番薯球。

晚餐我们在永康街附近的台菜馆-饭食堂吃。朋友还蛮会点菜的,点来了醉鸡、咸蛋炒苦瓜、炒山苏、清蒸丝瓜、煎猪肝、鸡卷和蛤蜊瓜菜汤。清淡吧?事关之前大伙都去看了中医,受影响吧哈哈。醉鸡、炒山苏、清蒸枸杞丝瓜和蛤蜊瓜菜汤都不错吃,咸蛋炒苦瓜和我在之前新竹吃的不同。新竹的苦瓜都充分被咸蛋裹覆着;这里的苦瓜应该是先炒过,再埋咸蛋献,而且不“留白”(就只见到咸蛋黄)。鸡卷普普通通,和我们北部人俗称的‘鲁肉’是双胞胎。煎猪肝虽然是招牌菜,但是我受不了猪肝味,一点点也不行,所以只咬了一口就作罢,看其他朋友吃得津津有味。

礼拜二托张小姐的福,是“被请客”天。午餐张小姐约了路克和他的准太太,Julian小姐(之前我们一直泰妹泰妹的叫,真歹势,别生气啊茱莉安小姐)在复兴北路的Que Pasa吃饭。气氛佳,白净的空间,仿巴洛克时代的座椅,镶满白鹅卵石的墙,洗手间还有‘瀑布’!店家善用镜子把原本狭小的空间看起来宽广。张和路克点的是Tapas套餐,我和茱莉安点的是普通套餐之芝士鸡肉炖饭。除了张说她的南瓜意粉不错吃之外,我们都觉得食物水准认真麻麻。那位女侍应一开始脸很黑,我忍不住就和茱小姐讨论起来;后来她送食物来,脸色有变缓和,不晓得是不是听见我们在评论她哈哈。总括是气氛环境90分,食物水准55分。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特设了一个双人座位在户外的鱼池边,想必和亲密的人在那里共餐,一定浪漫到死。要感谢路克先生请客。

晚上在大安路上的鼎旺麻辣锅吃鸳鸯锅。鼎旺的招牌菜是煨得烂透的鸡脚。黑漆油亮的鸡脚,入口即化,尤其我嗜食鸡脚,更是拍案叫绝。可惜数量有限,我只吃了两只,不过小食多滋味,没关系啦。手工鲜虾花枝丸和肥牛好吃,其他的就普通。蘸酱简单,白醋+香油+葱花就搞定。和之前吃过的火锅有沙茶酱,麻酱,腐乳酱等等,这里就略显单调了。不过这也许是老板要客人尝尝比较原味的吃法的用心良苦。我并不是火锅的爱食用者,所以对汤底就不讲究,过得去啦。要感谢萧小姐请客呵呵。

礼拜三是在信义新天地,新光三越A9馆的川菜馆“变脸” 用晚餐,这里走的是新派中国风装潢。我和朋友点了双人套餐(900台币),可以点一道前菜,一道肉类,一道蔬菜类,一道海鲜类和一样汤品。我们(基本上是我啦,因为朋友说我是客人,让我点菜)点了麻辣牛筋、怪味排骨(招牌菜)、蟹黄豆腐煲、鱼香茄子和蛤蜊冬瓜汤。菜普遍上不错,牛筋只有微微的辣味,排骨够酥软,蟹黄豆腐煲够鲜,鱼香茄子色香味俱全,蛤蜊冬瓜汤如果不放胡椒粉,清清淡淡的会更好,反正其他菜肴味道都很重。但是(来了来了!!!)我怀疑他们家放味精过了头,我一直口渴到第二天晚上。不是我夸张因为当天晚上我还pub hopping,结果还是口渴。感谢Ferdi请客,虽然他肯定看不到这篇文字。

(各餐馆图片及详细资料请上网自己搜寻呵呵)

6 comments:

seasonc said...

朋友啊,
有人'恐不靈'說沒有圖片可以看.不好意思本人要等年終發花紅才要買數碼相機, 所以現在先加上一些官網讓你click click. 沒有官網的餐館就真的要自己搜尋了.

Anonymous said...

菜名都记得那么清楚,不简单,我一般吃完就忘了。

没有图片,听起来也够我谗的了。

关于广东人,他们是先喝汤的,福建人,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汤在那里也很主要。

我挺喜欢汤饮的这种习惯,虽然不是中国北方的传统。

seasonc said...

不坏,
后来我才想起我忘了在吃饭食堂还有“鸡卷”这道菜。鸡卷里可没有鸡肉却有猪肉,典故何在?我记得曾经看过一本书写过,好像是为了制作某道大菜,厨师把剩下的鸡肉屑屑,凑合卷一卷,下锅油炸,就成了。后来,有人用猪肉替代,发现味道更好,从此便利用猪肉。倒是名字保留叫‘鸡卷’。

zito said...

おいしい~
すごぃ。

seasonc said...

Zito, sumimasen, nihhon go wakarimasen.

Anonymous said...

日本菜还不错,日语就算了,大学唯一一门不及格就是日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