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9, 2008

生活節錄

> 當你面對著白色雪山腦袋里參透了甚麼?

> 開始呼吸不來, 我坐在封閉的車廂努力深呼吸.

> 無意識之下, 醫生說我的脈搏異常: “一分鐘跳95下, 你怎麼了?”

> 當呼喚你的名字彷彿生字.

> 忍受著頭痛欲裂, 以及右肩的緊繃, 必須努力把東西弄好, 別再出砸子.

> 疲倦得沉睡在客廳的沙發上, 白光燈照著蒼白的臉孔, 狀若死屍. 午夜三點醒來, 眼皮沉重得不尋常. 不想再如此下去.

> 香水的配搭只是為了一件簡單的白襯衫.

> 太早還是不適合微笑.

> 必得將草坪理好, 把地上清洗, 容忍已經到了極限.

4 comments:

Rachel Core said...

香水的配搭只是為了一件簡單的白襯衫

这句话,让我想起了玛莉莲梦露。

seasonc said...

rachel,
久違了.
夢露是穿香水哦.

de Cor's said...

想約你吃飯。請問期得拍到幾時?

otaku.yeng said...

不明。。。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