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9, 2006

京都.東京.迷失之旅.(Day 9, 17/4/06)

一早醒來, 百感交集. 心情倍感惆悵. 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今天是在東京的最後一天了. Check out 後, 我把行李留在旅店, 到新宿.

本來打算去橫濱, 但是不肯定怎麼去, 免得迷路, 就作罷. 旅遊書上說北丸之內有個北之丸公園, 連接東京近代美術館. 哎, 我人已經在新宿, 就草草吃個午餐定食 – 蛋包飯. 咦還不錯吃哦. 我覺得日本就是有這個好處 – 照片怎樣, 做出來的食物幾乎一模一樣, 讚!

吃飽後, 我又坐地鐵到九段下.

在北之丸公園, 我呼吸著春天的氣息. 心情卻怎麼也振作不起來. 在櫻花樹下坐了好久. 一只鴿子飛過來. 一陣風吹過, 花落誰家? 想起他靈慧如一隻小鼠般的臉, 心里一陣戚然.

我慢慢地, 慢慢地在公園的走道上散步. 要去美術館. 一去到, 呵, 拜一休息, 炸到. 但也沒有太生氣, 我的悲覆蓋過任何情緒.

打回頭, 想到旅店拿行李後, 就到東京車站, 然後在丸之內一帶玩.

路上看到蒲公英, 大大朵黃色的很可愛. 還有一球種子, 一吹, 就如傘兵飛散了. 心情漸漸舒緩, 人生的聚散本是空.

在武道館外, 人群已堆積. 今天是Sophia的演出日. 看著充滿元氣的人們, 我笑了. (武道館在北之丸公園境內. Sophia 是日本搖滾樂團.)

走到北之丸公園外, 我拍一拍春天的木頭. 誠如W所說, 希望好心情可以繼續延續.

回到神保町, 我坐在那個露天咖啡座, 靜心品嘗咖啡和在車站買的赤米飯團. 在日本, 我養成喝下午茶的習慣. 仍在惦念他.

取了行李, 用半藏門線到大手町, 再轉用丸之內線到東京. 在東京車站, 路在口邊, 問過兩個人我就找到了南口. 我看見熟悉的郵局大樓, 和第一天到東京時的車站入口. 我想今晚應該是在這裡上車的.

把東西寄放在locker, 啊感覺輕鬆. 好, 先到丸之內大樓玩!

一進去, 發現一家店的裝置超可愛. H.P France Bijoux 是一家精品店, 賣的首飾甚麼都很精美, 價錢也貴. 我本來要去小岩井喝一杯乳製品, 去到沒開, 5.30 之後才開放for dinner. 就到隔壁的West Park Cafe 喝杯冰咖啡.

走出cafe, 就開始我的亂逛活動.

踏進Conran Store, 就被各式各樣的玩意兒迷倒, 難怪W會愛上買東西, 太多東西可以買了. 走到樓下, 看中一只叫 ONCE 的杏色塑膠表. 想買下它來記下東京的紀事. 忽然覺得一生人只有一只表, 太無聊了. 不同的時間, 應該用不同的手表來紀念/錄. 決定待會再回來買, 繼續逛.

走出丸之內大樓, 我往東京國際Forum的方向走去. 看到這棟大樓, 果然驚艷萬分. 走進去, 更美. 在Glass Building 和其他大樓銜接處, 是仿露天concept. 挑高的透明天花底下, 是供游人休息的坐位. 那裡種有桔子樹, 春天來了, 會開花吧 ? 整個感覺有歐陸feel. 算是我在東京最喜歡的建築.

想走回丸之內大樓買手錶. 在路口看見對面, 咦, 築地活鮮市場 ? 是壽司店吧, 趕快走過去吃晚餐.

點了一客綜合壽司. 點菜的原來是中國人. 等等等, 等了45分鐘, 終於來了.

先吃一個黃瓜卷, 結實爽口, 夾心的芥茉微嗆地在舌尖散開來. 再來是蝦, 新鮮. 再吃一口漬生姜, 微甜微辣, 頓時食慾大開. 再從白身魚下手, 柔軟的魚肉入口即化, 清鮮的滋味. 再吃個黃瓜卷, 漱一漱口. 再來是鰻魚. 沒有在馬來西亞吃的那種重口味, 甜甜的醬汁配上清甜的鰻魚, 恰到好處, 肉幾乎是放進口里就化開來的. 每吃一個壽司, 我就一口黃瓜卷和生姜來 ‘漱口’. 接下來是鮪魚. 通常我都不愛吃鮪魚, 比較愛吃三文魚因為鮪魚的肉質比較粗. But trust me, 這個鮪魚壽司, 魚肉和飯是融為一體的, 一咬就溶化在口中. 跟著是鮪魚肉醬海苔卷. 不用多說, 你也猜到是如棉花般柔軟吧. 吃了軟綿綿的壽司, 咬一口爽脆的黃瓜卷, 微嗆的芥茉很過癮. 最後是鮪魚肚壽司和魚子海苔卷, 這一餐終於大功告成, 吃得很滿足. 1,500円, 很值得. 這場壽司之盛宴之所以好吃, 壽司飯居功不少. 平常吃過的壽司飯都是冷的, 也都黏成一團. 這裡的壽司飯微溫, 醋味也剛好, 酸甜適中. 終於明白甚麼是好吃的壽司.

吃飽後, 度步到丸之內大樓. 靴子又讓我的右腳疼痛.

回到Conran Store, 在親切的店員協助下, 買下由 Sam Hecht 設計, Lexon 出品的 ONCE 表. 在等待店員幫我調整表帶的當兒, 我便去樓上的丸善書店閒逛. 突然看到水母造型的手機吊飾. 水母是我這兩年的創作靈感, 畫了不少水母在衣物上送人. 還沒畫過水母衣給力行, 就用這個水母吊飾代表吧.

拿了手錶, 在等時間過, 我坐在丸之內大樓的一隅.

這樣就結束了我的東京之旅吧. 買了兩只表, 紀念心動的經過. 一旦離開東京, 在這裡發生的事情也應該告一段落了.

我在想, 畢竟我還是寂寞的. 在繁華的東京大都會, 人更顯得落單隻影. 走在華燈暄眼的街上, 我更想有個人抓緊我的手, 結伴上路. 而現在, 我只能暗自神傷, 這種福氣畢竟不是屬于我的.

Sayonara, Tokyo.

4 comments:

ymoon said...

Anyway,it wasn't a bad trip, was it?

孤单加油!

seasonc said...

-_-" (苦笑中)

Nightraveller said...

4500yen?!你果然...果然好识叹!怪不得100元寿司你说普普通通啦!

谢谢你的水母,我会带到New Orleans去。当作lucky charm了哦!

seasonc said...

Oppps, typo, i think it's Y1,500 = RM45.
good luck to your trip, nightravel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