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7, 2006

京都.東京.迷失之旅.(Day 6, 14/4/06)

It’s a FUCK UP day!!!!

我還沒9點就起床了, 怕遲到. 大約9點40分就出門了. 壞就壞在下錯站. 我們約在Isetan門口, 我應該在新宿三丁目下車, 可是我卻迷糊地在新宿站下車. 一上到地面, 咦, 東口呢? 怎麼都是西口和南口? 我想如果從南口出來, 轉一轉就是東了, 應該不難. 果然計算錯誤, 是很遠的ok!

問了幾個路人, 越過Times Square, 好辛苦才到達Isetan門口, 時間已經是10.40am了. 遲到40分鐘!!! B不在那裡. 我等等等, 等到11.05. 我猜想他應該早走了, 換作是我, 應該也會如此. 對不起啊B, 我以為我會早到的呵.

一路不安地到了原宿站. 沮喪地在表參道上走著, 有點迷失方向地, 漫無目的地走著. 當然看到Dior純白色大樓還是開心的. 經過表參道Hills我還有眼不識泰山, 以為是just another mall, 不進去, 繼續前進.

轉道進入原宿. 這裡的衣物普遍上分為兩大系 – 運動風(包括hio-hop掛)和紳士服, as in shirt and jacket. 骷髏頭是目前的流行, 散見于戒指, 項鍊和T-shirt印圖. 我依然希望可以在這裡碰見B, 我是個笨蛋.

走累了, 吃午餐. 很咸的烤魚定食. 怎麼搞的, 我在東京吃的東西都那麼難吃?

午餐出來, 我跑回去剛剛經過的怪怪屋. 我以為我看見了草間彌生的房子. (註: 怪怪屋位於原宿, 3層高, 牆面上畫滿各種奇怪圖形, 吊著奇怪東西. 五顏六色. 有草間彌生標記式圓圈圖形, 所以我才誤會. 早前經過時看到一黑服女子頂著爆炸蘑菇頭背影, 我更以為看到本尊了.)

我走進去, 正前方的房間在準備中, 右邊是一間悼念奧地莉.赫本的房間, 蠟燭玫瑰放在桌子上. 左邊的房間放著各式各樣的藝術作品 – 攝影作品, 畫作, 陶, 試聽CD等等. You know這空間外面是非常五顏六色的, 裡面則是純白色的. 看到了, 我看到了! “草間彌生”在外面的庭園用午餐! 想要偷偷拍她, 又怕被告, 而且我討厭狗仔隊, 作罷.

我在各個房間留下留言, 在庭園外看了一會兒, 決定離開.

臨走心有不甘, 鼓起勇氣向她要求簽名, 哪有入寶山空手回的道理. 她開始受寵若驚, 然後發起瘋了. 我日文不通, 看她跑到後面, 嘰哩咕嚕一堆, 以為她認為我 “褻瀆”了她, 發脾氣了. 問櫃檯小姐, 她笑說她要去補妝, 腦海馬上出現彈簧音效.

補好妝, 她走出來說這是第一次人家向她要簽名, 很害羞的ne. 她留給我一句有意思的話 “滾石. 堅持自己喜歡的東西, 堅持下去, 好的事情就會接踵而來” (好事滾滾來之意, 大概意思啦). 她說她搞這個藝術中心已經十年了, 就是不斷堅持. 下署 “臼木邦江”. 啊, 雪特, 認錯人! (彈簧音效再度出現) 我們還拍了合照 (噢, 我好厚臉皮哦!).

走出去, 要到竹下通, 要尋找賣名牌二手衣的地方. 走來走去, 在我好像快要找不到的當兒, 竹下通原來就在前面, 媽的.

越過馬路, 找到了賣名牌二手衣的店家. Comme Des Garcons, Zucca, Dior Homme, Raf Simmons, Martin Margiella 等等, 但是沒有我喜歡的款式. 又想, 如果是這樣, 不如買一件新的.

決定往前走, 走到車站就去自由之丘, 希望可以碰見B. 看, 我是很堅持的, 也很天真.

一番周折之後, 終於到了自由之丘. 買了一個cream puff, 邊走邊吃. 比起新宿或原宿, 這裡是比較悠閒. 但是我沒有看到B口中的甚麼歐陸風情的建築啊 ? 再度漫無目的地游走, 走在巷弄里, 期盼可以看到熟悉的面孔. 但是沒有.

我走進一家賣生活雜貨的店, Hotch Potch. 看了好久, 終於買下一只表, 紀念今天的事情. 我想在異鄉, 沒有手機已經很無助了, 再沒有手錶提醒時間, 很多事情便會失誤. 完全把今天發生的事情怪罪于時間. 很多事情本來就是timing在作怪嘛.

走出來, 再到處亂走. 在另一家更高級的傢飾店停下腳步. 1樓是普通雜貨(貴), 2樓是傢俬 (更貴), 3樓是一家café, Table Modern Service. 在café獨自坐下歇下腳.

鄰桌來了對貴母子, 和狗. 小男孩年紀輕輕, 但行為舉止像個小大人. 用手機講電話, 英語說得出奇的溜. 重點, 打扮也是一流的, 還穿Armani Kids. 他媽媽買給他的玩具是LoMo初學版. 氣死.

走出Table Modern Service, 天色已晚, 刮起冷冽的風來了.

我走著走著, 好像又迷路在蕭蕭的冷風中. 好不容易才折回原路, 找到車站. 往車站的另一邊走去, 在B’ 2nd 買了一件粉橙色的長袖上衣. 今生從來沒買過這樣的顏色. But it’s spring time, waz the hell!

吃過了豪邁的九洲拉麵, 我坐電車離開自由之丘到澀谷. 出了站, 想想反正到了, 不如就看看吧. 不敢亂走, 因為怕會再迷路. 站在站前看著超級無敵大電視, 不是1個, 是4個. 然後一綠燈, 哗, 人潮如魚群交替. 非常典型的電影東京畫面.

站久了, 也悶. 好吧, 就去走走吧. 認住所在地, 開始在寒冷的澀谷走走. 可能我沒深入地走在澀谷重要地段, 只在站前, 覺得沒啥特別. 倒是遇見了在金閣寺時遇過的那班講西班牙語的外國人.

天氣實在冷, 我躲進HMV樓上的café, 要了一杯熱柚子茶. 幹, 根本是力行房間裡的韓國柚子醬加熱水嘛.

10點多, 回到新宿二丁目的 A/F, 這裡是昨晚我和B道別的地方, 也是今天最後一個希望可以遇見他的地方因為明天他就要回香港了.

11點多, 我獨自離開回去酒店.

Anyway, 這一天, 充滿失落, 見不著B. 心中有塊遺憾, 填補不了. Fuck !

3 comments:

piew said...

喂,你就不贴几张照片吗?

seasonc said...

接下來幾天都使用傻瓜機拍的, so tak da gambar la.

Nightraveller said...

不过你让假版Siao Poh开心了一整天,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