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01, 2006

京都.東京.迷失之旅.(Day 2 10/4/06)

醒來幾次, 感覺好冷, 又睡回去. 再次醒來, 已是11點多.

下樓去投幣洗澡. 今天要剃頭, 肯定可以用完11分鐘. 因為剛睡醒, 我慢條斯理地洗刷. 結果剃頭到一半, 冷水哗啦啦地沖下來, 要命! 趕快胡亂剃完, 沖洗完畢. You know, 這種冷天氣, 沖一沖水, 都會被凍僵的.

我決定今天要穿靴子了, 因為外頭正下著雨.

吃過不好吃的咖哩飯定食後, 揮手道別力行, 上路去. 結果一開始就走錯路. 雖然一樣可以到達車站, 但是路程較遠, 而且在下雨, 冷死人咩.

走到一個路口, 我看到力行提過的雜貨店, 我悠閑地去買水和草莓.

慢慢地, 慢慢地走到國際會館/寶之池站, 買了500円的巴士全日票, 準備上路. 由於是第一次自行走, 心裡難免緊張, 而且不確定地圖怎麼看. 打算去金閣寺. 坐上北大路8號巴士, 想說轉站去金閣寺. 終於坐到金閣寺站, 又假會要先去仁和寺, 就在白梅通換車. 可是我看來看去都不像去仁和寺的方向. 終於搞通了方向, 又在橋上的車站等等等. 下雨, 天氣又冷, 我的媽呀, 我又尿急. 問同樣在侯車的女孩幾點了. 她說接近四點了. 仁和寺四點半就關了, 去到走沒兩下子. 我當機立斷, 離開現場, 到對面的超市上廁所, 再搭巴士去金閣寺. 心想我的好朋友如果知道我如此狼狽, 一定會給我她的 2 cents worth: 沒有生活技能, 地圖都不會看, 笨到…, 唉.

上車, 聽都後面兩個人在講泰語. 下車, 馬上來一句“Sawadeekrap”, 要求和他們一起去金閣寺,以免再迷路. 他們也爽快的答應了. 女生叫Jess, 男生叫Tong.

走進寺院門口, 就看到金光燦燦的金閣寺, 讚嘆! 先前的frustrations一掃而空.

瞻仰過了金閣寺本身, 繞著日式廳院走. 走到賣紀念品的地方, 我一口氣掃了許多平安符. 往下走, 又有賣精品的地方, 又買了金閣寺的鑰匙圈. 用100円求了個簽. 然後慢慢享受金閣寺的靜美. 但是下雨也讓我狼狽不已, 手提那個tote bag實在太重了. (注: tote bag里有圍巾, 相機, 旅遊書, 旅遊日記, 兩瓶水一大一小, 手套, 地圖, 早上買的草莓.)

從金閣寺出來, 我再研究怎麼回市中心. 這次會看圖了, 從金閣寺道坐到今出川通, 再到丸太町, 然後在烏丸御池站下車, 走到四條烏丸. 雖然偏遠, 但是走走看看也不錯.

從四條走到祇園, 走走看看, 偶而停下來. 終於走到熟悉的祇園, 我先去吃老店的大阪燒. 鄰桌是四個香港人, 其中一位是典型的港客, 聲大氣粗, 用詞誇大. 而且長相誇張, 獅子頭配叮噹身, 效果可想而知. 大阪燒好吃, 輕輕一切, 蛋液流出, 讚!

吃完, 繼續逛街. 依然是三條四條這一帶游走. 走在這一帶我比較有把握.

經過小川咖啡館Ogawa Café, 打算走進去坐下好好的寫旅遊日記. 這一天都沒有時間好好寫, 一直都在看車等車為你我受冷風吹. 沒有押韻, sorry.

坐下, 點了latte和時令的草莓抹茶蛋糕. 左邊坐了一對澳籍夫婦, 右邊坐了一個國籍不明人士. 他也是在寫日記, 但不是英文或拉丁文, 是由右到左的寫法.

小川的latte好喝, 順滑, 喝下去很舒服. 今天喝的水份太少了. 蛋糕則還好.

後來才知道右邊這位是來自以色列, 來這兒學習日本古武道. 在大阪已經找到老師了, 說要學10年之久, 學成後要回以色列開武道館. What?!! Now now, don’t be judgmental, 人各有志, ok.

小川九點就關門了. 我走出去, 還想在Starbucks繼續寫到11點. 我留了口訊給力行, 說遲點回去.

留了口訊後, 又後悔了. 就打道回府.

在三條京阪坐地鐵到烏丸御池換車. 但是地鐵到市役所站前突然要換車. 我還傻傻地坐著. 結果大家都出去, 燈一暗, 吓得我趕快跳出去. 之後就一路順暢到國際會館站.

我慢慢走回家. 慢因為腳有點痛了. 靴子再舒服還是會痛. 雨停了… …

我半享受地徒步回去, 緊記住路線, 不要再迷路了. 當我走過鐵路, 心想 yeah!

接著奇怪的事發生了. 我走來走去, 咦, 哪一間是力行家啊? 明明記得是要上個小斜坡的. 我向右走, 一個兩個小斜坡走上去, 都不對. 再向前走, 一直到看到那間松乃鰻寮, 我就知道走錯了. 往另一個方向走, 一個一個小斜坡走上去看, 經過熟悉的工藤事務所, 我非常確定就在這附近. 我依然鎮定地走來走去, 看來看去. 大約45分鐘過去了, 我尿急了. 走到電車站打電話. 幹, 不通. 章力行不會是和老師吃飯, 喝到爛醉吧. 我繞來繞去, 還是沒看到, 找不著.

我對著十字路口的地藏菩薩禱告, 請祂讓我趕快找到力行家. 禱告完畢, 我往左邊走去. 忽然狂風大作, 我心里發毛. 倒頭走, 頭腦清醒地推起理來了. 力行的房間是可以看到分叉路的, 昨天司機就在他家門前打電話的. 莫非就是有鐵欄那一家? 我走上前, 一推, 果然是. 近在眼前, 遠在天邊哪氣死. 地藏菩薩是靈驗的, 明天一定要去謝謝祂才行.

力行還沒回來, 我先去洗澡, 累死.

洗好, 力行也回來了. 和他講起好事多磨的這一天, 甚麼仁和寺, 龍安寺都沒去到, 只去了金閣寺. 聊了很多, 一邊吃經過一天顛沛行程已經開始微爛的草莓, 兩點才睡下.

3 comments:

xiaoxiao said...

做麼一直尿急的.. 哈哈..

seasonc said...

我喝很多水, 天氣又冷, 體諒我啦.
俗語說:懶人多屎尿. 明未?!!

piew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