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0, 2006

京都.東京.迷失之旅.(Day 7, 15/4/06)

醒來, 今天要去六本木. 接近11點, 出門囉.

哎呀好冷哦, 為甚麼這麼冷呢, 天上掛著大太陽呢.

我仔細地看地圖, 確保今天不會迷路. 従都營三田線搭到日比谷, 再轉日比谷線到六本木. 到了六本木, 老天, 好冷呀, 風又大! 我匆匆照了那地標 - 鐵蜘蛛之後, 就趕快跑進室內, 六本木Hills.

肚子好餓, 趕快去吃頓好的. 在東京, 還沒好好吃頓好的. 查看了gourmet guide, 決定去吃老店 – 霞 Soba. 不到1000円的定食, 有褐色蕎麥面和豬排飯. 好吃.

吃飽後, 就到森美術館 (Mori Art Museum). 全票要2,200円因為有Wing Shya的攝影展. I am a fan, so 毫不吝嗇地掏出錢來. 全票包括東京瞭望台, 美術館入門和特展 - Wing Shya攝影展.

先到瞭望台去看. 真了不起, 360度的瞭望台, 可以把東京市看個全相. 附送的手冊協助公眾 identify每一個區域. 日本人的仔細實在沒話說.

美術館的展出是Tokyo Berlin/Berlin Tokyo. 用藝術進展/演變的角度來解說這兩座城市的微妙關係, 從19世紀一直到今天. 還好而已, 因為對近代史沒認識, 只看畫.

裡頭還穿插了一個特別單元. 一位韓國年輕藝術家, Choe U-Ram的展出.他提出一個有趣的理論: 如果生物可以隨環境改變而進化, 機械亦可. 於是乎, 他便想像了一群因為地球環境變換而產生的類生物(動/植物)的機械, 稱之為URBANUS.

展出的有一隻鳥, 一只蟲, 一只幼蟲, 和有分雌雄的怪物. 這怪物最引人注目. 雌性如花蕾, 在存夠能量之後會綻放如一朵花. 中間的花心是燈狀物, 會亮起來兼發射photon. 而四周如管狀靜侯的雄性, 就會肅起翼扇, 接收photon. 有趣.

另一個特別單元是討究美國文化對世界的影響. 暗房里放了約十個電視. 每個電視都有一個人在唱同一首Michael Jackson的歌. 這些人都是Michael Jackson在世界各地的粉絲. 你就可以看到很有趣的現象. 有些人是極力模仿, 有些人是漫不經心, 有些感覺uncomfortable, 有些人超 high. Sorry, 你知道我是不能在暗房里逗留太久, 因為我會睡去. 趕快跑.

走出來, 就去喝杯冰咖啡和芝士蛋糕. 蛋糕好吃, 底層的base除了餅乾碎, 還混了核桃碎. 我還滿睏的, 休息一會兒吧.

休息完畢, 繼續去看Wing Shya攝影展. 這就有趣得多了. 部分展出是王家衛電影系列, 也有從沒看過的如中國兩個少年在少林寺的故事, 張曼玉策劃的 <桂林.巴黎.雙城記>, Angel Mask (類漫畫) 系列和松浦亞彌系列.

一個一個說. 松浦亞彌在Wing Shya的鏡頭下完全脫去印象中裝可愛的形象, 呈現的是一種妖媚的美. 我開始看圖編故事: 在一場戰役後, 女妖受傷, 被迫在深林里養傷. 由於元氣大傷, 需花費大量時間恢復元氣. 於是, 女妖百般無聊地在庭園戲雪, 對著摩登電話無人問好. 終於有一天, 女妖感覺能量充足, 氣飽神爽, 換上白色的袍衣, 準備大戰一場.

張曼玉策劃的 <桂林.巴黎.雙城記>, 本身比較喜歡桂林方面的影象: 因事故, 繁華女子被逼躲到鄉下. 心有不甘, 卻也無可奈何. 於是在古朴的城鎮仍頂著爆炸的頭和穿上閃亮的華服. 寂寞如星. 這一輯照片, 人物和背景有著強烈的對比. 相較之下, 巴黎方面的照片則有太著跡的 “西洋眼中之東方” 的意味. 東洋味和中國調的fusion style, 並不特別有驚喜.

中國少林寺少年有濃濃的同志氣息.

Angel Mask系列應該會滿討日本人喜歡, 漫畫味道很重. Angel Mask 是Wing Shya的短片吧, 講诉兩個被幫派追殺的情侶 (尹子維和周迅飾演) 如何逃出生天的經過. 發現羅蘭(飾獨眼婆, 不是龍婆哦)裡頭穿的衣服, 就是松浦亞彌的白袍衣. 呵, 這樣謎底就揭曉啦, 就是那場大戰讓女妖元氣大傷呀. (純屬個人意見, 與原著無關)

走出美術館, 在六本木漫無目的的游走. 天氣很冷很冷, 風一直迎面吹來, 應該只有攝氏10度吧. 在 Hill Side, West Walk走走走, 很多男裝名牌在向我招手, 天啊, 覺得自己窮極了.

本來是約了日本朋友A在六本木見面. 天氣那麼冷, 我根本不想在六本木待那麼久, 而且買給他的小禮物也給忘了在酒店, 所以決定和他該約在新宿Isetan (又是那裡).

8點, 他來了, 帶他的好朋友, 特麗莎, 一個檳城女子一起來. 我們本來要在一家fusion餐廳吃飯, 但是去到竟然滿座, 要等30分鐘. 開玩笑這種天氣. 於是, 我們改在鄰近的soba館吃蕎麥面. 老實說我一點都不介意再吃蕎麥面, 而且這次是有鰻魚天婆羅. 好吃.

吃飽後到A/F, 才九點鍾, 已經有人了. A如魚得水般, 而特麗莎就很壞的一直追問哪種是我的型呵呵. 人家會害羞啦.

結果一直到4點才回到酒店, 好久沒有如此party法了, 超累的. 倒頭就睡.

4 comments:

ymoon said...

赥嘿~

尽兴!

不坏 said...

一连读了你7天的游记,很是羡慕。每次感觉旅游的收获不亚于再在大学读一个专业。

最好的旅游模式是有当地朋友带路,再加上一个好友的随行。

去没有去过的地方;感受没有感受过的文化;暂时摆脱自己固有的生活模式,这是最高的享受。

seasonc said...

不坏,
除了你所说的,我还想加一个好处:旅游也是一个沉淀自己的好方法。这次回来,觉得自己清醒多了, 变“聪明”了, 哈哈。
偶尔迷路也不错哦, 哈哈。
我一共去了13天,还有呢 。。。

蝋燭の芯 said...

你朋友没带你去clubbing?六本木是欧洲“红毛”的最爱。
我们学校有些西方国家的学生每个周末去玩通宵。我没有那么多精力耗损,每次都想办法推托:P

10月份去了两趟六本木,去吃饭而已。
有个朋友住在那一带。那里的戏院可以拿到较高的学生折扣戏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