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4, 2006

京都.東京.迷失之旅.(Day 8, 16/4/06)

早上醒來, 心情鬱悶. 走出去, 東京街頭如我, 下起綿綿細雨來了, 淋濕複雜的情緒. 宛如失戀一般. 走在濕濕的神保町街頭, 步調怎樣也輕鬆不起來. 午餐時間, 決定在附近解決.

看到有一家有在賣鹿兒島豬肉定食, 決定一試. 真的不錯吃. 豬肉片燒得邊緣有點焦脆, 配上飽滿的日本米飯, 還有加了玄米醋的青菜, 在東京, 第一次吃到如此好吃的午餐. T.T

今天要去朝聖各名店. 在表參道下車後, 我在Max Mara門口, 打開地圖確定位置. 一拐彎, 名店頓然登場.

首先是Comme Des Garcons旗艦店. 可惜我並不喜歡她本季的東西, 我是衝著參觀建築來的, 嘻嘻. (for pic, please log on to http://www.dewmac.com/98280_01.htm)

接下來是Prada著名的菱型建築, 氣派不凡. 如特麗莎所說, 裡面的地毯真的柔軟如草地呢. 在這裡, 我必須承認日本人的服務態度一流, 不管你是本國人或外國人, 你一踏進他們的店, 你就是他們尊貴的客人. 看到喜歡的商品, 務必要你試穿, 買不買是另外一回事, 絕對不會出現白鴿眼服務員. 反觀本國Z開頭西班牙服飾品牌, 我要試穿鞋子, 還要自己提那雙皮鞋從櫃檯走到後面的沙發試穿, it’s ridiculous.

繼續走呀走, 經過許多名店, 直到街尾. 我本來要去津美術館. 進去一看, 許多穿和服的老太太在裡頭, 今天(禮拜天)應該是有甚麼活動吧. 就懶啦.

走到街對面, 有一家傢飾店我特別喜歡. 純白. 簡潔. 播放著bossanova. 東西都特別精緻. 久久不忍離去. 這就是我的夢想家居呀, 心中有股聲音在吶喊. 這家店叫 I+Stylers, 5顆星. (http://www.i-stylers.jp/)

接下來要去Undercover. 折回榆家通. 途經 Yoku Moku Tea Room, 又坐下給他喝一杯玫瑰花茶和草莓長泡芙. 因為不想等位子, 就選擇坐外面, 結果就發冷, 哈哈. 還好店家有貼心的準備了毛毡, 再一次印證日本人的貼心和周到.

在榆家通的後巷, 我發現了 Corso Como. Corso Como是川久保玲所創, 裡頭賣的是她本人和她所欣賞的設計師的服飾, 比如 Martin Margiella, Dior Homme等等, 分男女店. 現在正展出 “C1/4: Stephen Jones hats fly from London to Tokyo” 名家帽子回顧展. Stephen 是英國知名帽子設計師, 曾和多位當代服裝設計師, 模特兒, 明星合作. 川久保玲就是其中之一位. 他的作品以幽默見稱. 特別喜歡他的折翼天使帽 (就頭上一只翅膀) 和豹爪帽 (就頭上一只豹爪蓋在天靈蓋), 名字是我自己取的. 還有一個滿特別的帽子 – AWOL (Absent With-Out Leave), 我叫它女王的新帽子 . 利用光影投射效果, 把高頂禮帽 (top hat) 的影子投射在名模Eric O’Connor 的頭上. 這幅由著名攝影師Nick Knight所操刀的圖像, 在2001年被英國皇家郵政利用來發新郵票. 現在你知道為甚麼我會叫它女王的新帽子了吧.

在這裡我還試了Dior Homme的外套, 美!

往下走, 是一家標著 Animaz的店. 店面的玻璃牆都填滿了衣服和玩具. 賣的衣服是有2手feel的street wear. 我是到後來才知道這就是Undercover, 但是衣服已經不复當年我喜歡他的氣勢. (後來和W聊起, 她也認同)

在亂走亂逛, 遇見 Costume National 和 Agnes B. 我在Costume National裡頭的鏡子看見自己今天的打扮, 決定今年一定要延續今天一樣的熟男路線, 哈哈.

晚餐吃咖哩soba + 飯, 好吃, 和我們的咖哩面完全不同.

前往表參道站, 看見那天沒啥興趣進去的表參道 Hills (Omotesando Hills). 一進去, 裡頭一派簡約, 大塊四方灰色石灰牆, 咦, 好熟悉. 拿起館內附贈的手冊一看, 果然是安藤忠雄! 走道是zigzag 之字型的, 逛起來毫不吃力. 而且還有音效 – 鳥鳴, 浪濤聲, 樹葉搖曳的聲音. 春之音. 打在地上的是樹影, 不時晃動, 如風掠過. 我累了, 在走道旁的位子坐下養神.

再走出來, 天候更冷了. 經過M.A.C., 還有真人模特兒穿著三點式站在櫥窗展示今年春天的化妝.

然後在站前, 吃路邊烤番薯, 好甜! 終於感受到大雄和小叮噹冬天吃點心時的心情了. 坐在路邊吃烤番薯, 這又給我一個 fashion story的概念: 我的錢都用來買衣服, 所以我隨便吃. 因此, 可以看到一眾著華服的男女在街邊吃烤番薯/御飯團/拉麵/章魚燒. 或者本土化一點, 吃羅也/laksa/炸香蕉/cendol. What do you think? 翻印必究ok!

決定在回酒店前再到 A/F一次.

下刪3000字.

2 comments:

Nightraveller said...

这篇赶紧投到V Mag去,赚回和咖啡钱也好 ;-p

seasonc said...

awak rasa boleh meh? saya takut tak cukup info la. kalo mau, saya harus 加油加醬 di itu 名店 la.
saya tanya khim n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