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4, 2006

京都.東京.迷失之旅.(Day 5, 13/4/06)

早上7點到達東京. 春天的東京, 太陽起得早. 外頭已是陽光普照, 與京都的陰霾和雨大不相同. 我睡眼惺忪地下了車, 拖著行李走進東京車站, 不知該怎樣去到位於Jimbocho的酒店. 查了列印出來的資料, 決定先去新宿站.

到了新宿站, 剛好碰上上班時分, 人多到 … …!!!! 人潮從四面八方湧來散去. 我又不知道Jimbocho的漢字是甚麼, 無法從圖表上看出個所以然. 想想先去吃早餐, 可能店里的人可以幫到我. 用了300円就吃到美味的芝士鮮蝦三文治和紅茶, 但是問不到路.

走投無路的情況下, 先出站再說. 隨便出了一個出口, 我問值班的人員Jimbocho的漢字是甚麼. 原來是神保町, 要搭都營新宿線才行. 他用日語指示我該去哪裡搭都營新宿線, like I understand, 我用猜的.

我走過了一小段馬賽克小斜坡 (後來才知道那是著名的馬賽克之道), 往左, 就有一個入口了.

在神保町站下了車, 由於旅店給的資料充足詳細, 我很容易便找到了 Sakura House. Check in 是1點, 我到達時是9點多. 放了行李, 我又坐地鐵去新宿三丁目. 早上10點, Isetan 剛開, 我走到外頭拍他們的櫥窗. 適逢Isetan100週年, Vogue Nippon 和Isetan合作做白色春天櫥窗. Nice!

走進裡面, 哇哇哇, 各個牌子都有. Dries Van Norten, Y’s, D&G, Dior Homme, Paul Smith, Martin Margiella等等. 我還試了我生平第一件 Dior Homme, 黑色薄紗拖拖拉拉背心. 好多衣服想買哦!!! 果然被損友們批中. -_-

走出去, 看著地圖, 有點不知所踪. 以前我很會看地圖, 不知道為啥現在大退步. 在0101 City A館及B館徘徊. 尋找01Men和Comme Ca Store. 然而這兩家店是不同方向的.

決定先去Comme Ca Store.又是一堆東西要買, 真要命, 才第一天到東京. 我告誡自己勿衝動. 目標先定好, 過後再回來買. 殊不知後來再沒有踏進這家店了, 害我沒買到那件領子和袖口有多色布料重疊的白色麻質上衣.

走出來, 時間還早, 肚子又餓, 想說先去吃午餐再回去 check in. 途經Gucci, 門口有個又高又帥的美男子, 西裝筆挺的在掃門外塵土, 真浪費, 哈哈.

走了好幾條街, 才在一家投幣式拉麵店吃午餐. 可笑的是我從沒看過如此做買賣的店家, 日文又不通, 在門外研究了好久, 才選定了要吃的拉麵. 新奇, 但不太好吃.

隔壁原來就是01Men, 終於忍不住買下一小顆 Comme Ca Du Mode 的鑽石耳環. 時間也差不多了, 打道回“府”吧.

Check in 後, 我慢條斯理地沖涼. 打扮完畢後到1樓接待處上網. FYI, 我住在地下層的男生dorm, 裡面有4張double-decker. 每張床都有布簾可以拉上. 行李則要放在床邊的地上了. See, my trip to Tokyo is not that fabulous after all. 你甚至可以說我是backpack 到東京的. 但是, 應該只有我這個backpacker 是每天把自己打扮得帥帥的出門吧, 哈哈?!!

我在酒店附近的路邊露天不知名café喝咖啡. 但後來想想為甚麼那麼笨, 要喝咖啡當然要在很hip的地方喝啦, 真是的. 火速前往新宿.

在新宿,我這個忽然方向痴在Lumie 1 & 2之間迷失方向. 我是要去Time Square, 號稱東京最大的商場, 集有紀伊國屋, Takashimaya 和 Tokyo Hands. 好不容易搞清方向, 走過透明的人行天橋, 我往另一座橋走去. 遠遠可以看見Time Square了呵. 風很大, 我把速度加快, 很冷呢.

越過一座大橋, 就到了.

Tokyo Hands賣許多雜貨. 我想要買很久的裝迷你浴室用品袋就有好幾款,但是也很貴, 結果甚麼也沒買.

逛了Takashimaya一會兒, 肚子餓. 想找一家靠窗的café 和下午茶寫東西. 看到一家Paris Café, 便走去. 到了, 才發現我錯看了, 是Papa’s Café, 哎, 也無妨. 點了一杯 tea au latte 和桃custard. 吃著寫著, 天色漸漸暗下來.

従Takashimaya出來, 人潮逐漸多起來. 我一心想要去看一看歌舞伎町. 途經Beams新宿店, 當然要進去朝聖一番. 看中一只手錶, 你知道我已經好多年沒戴手錶了. 沒關係, 還有幾天, 再回來買.

反轉幾回, 終於給我看到了歌舞伎町. 其實也沒甚特別, 只不過很多色情行業而已.

看過了歌舞伎町, 接下來我要去二丁目. 不禁哼起黃耀明/楊千樺的<再見二丁目>. 歌舞伎町在四丁目, 走到三丁目, 再往下走應該就是二丁目了.

不曉得哪一條街比較熱鬧, 我只好在大街走著. 肚子又餓了, 隨便投幣吃一客咖哩飯. 吃過咖哩飯又喝了冷水, 要作嘔.

我試著往一條巷子里走, 經過一些酒吧. 在一家店子里, 我問店員附近有哪些pub是比較著名的. 他細心的介紹Advocate和其他幾家. 我往後走沒多久, 啊, 原來剛剛經過的那一家bar就是Advocate. 進去點了一杯可樂, 和旁邊的鬼佬有一句沒一句的聊. 靠近廁所入口處有個人長得像Tom的朋友, Matt. 不過應該不是他, 世界沒那麼小吧.

後來這個長得像Matt 的人過來和我聊天. 原來他是香港人, B. 基于我對香港文化/次文化的認識, 我們很快便熱烈地聊起來. 他十分驚訝于我的熟悉. 他也是剛到, 第2天, 會逗留4天. 聊到電影, 他推薦我看 , 我則告訴他<神經俠侶>是一部讓我落淚的港片. 他和印象中的香港人不一樣, in fact, 我所認識的香港人, 都不太typical. 他說他也不太喜歡典型的香港人. 說起旅行, 他說他每到一個陌生的地方, 都希望可以用比較生活化的方式來接觸, 比如往巷弄里鑽, 看看當地人怎樣生活. 這和我的旅遊概念不吻而合. (我知道你看到這裡, 會忍不住說你不是最愛購物嗎? 哎, 這樣你就不了解我了, 哈哈) 既然聊得來, 我邀他明天同游六本木, 但他要去原宿, 澀谷和自由之丘. 我無所謂, 就說定了.

之前和他聊天的日本攝影師朋友-智 Satoru告訴我們另一家bar, A/F也不錯. 我們便去了. 就風格還滿亂的一家bar, 音樂還不錯. 拍了一些照, 他說我像日本人, waz new?!!

11點, 我該走了. 下到去樓下, 在下雨. 和B在樓梯口又聊了一會兒.

回到旅店, 沖好涼, 已是12點. Oyasumi.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