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3, 2006

京都.東京.迷失之旅.(Day 4, 12/4/06)

早上8.15分, 鬧鐘響, 我也醒了.

約10點, 才出門. 坐5號巴士可以直達東山三條, 再轉車到清水寺道.

通往清水寺的二年坂石坂路, 佈滿小商店, 除了一直抑制購買慾, 我們也不放過機會試吃.

忍著腳痛, 上到清水寺. 在寺外, 我們已經拍了許多照片. 今天雖然是weekday, 但遊客非常多, 印尼大陸台灣大馬洋人日本學生. 在那佛堂的外圍, 景色是一級的美. 配上綿綿的細雨, 滿山的櫻花更顯悲涼.

縱然力行一再阻止我迷信, 我還是在那據說很靈驗的地主神社前祈禱, 趕快找到有錢人, 哈哈哈!

往下走, 有個著名的泉水, 音羽之滝, 但要付錢飲用, wazever! 倒是坐在附近的茶房喝抹茶和甜點, 不錯. 抹茶濃濃苦苦的, 甜點是紅豆餡包麻糬. 甜點的甜味兒中和了茶的苦味.

在出口處, 又拍了造作抬頭觀望櫻花的背影.

午餐是在三年坂的喜多屋吃著名的蕎麥面和天婆羅, 好吃umai!!! 越是簡單的食物, 要做得好吃, 就越不容易, 不愧是老店.

沿路都是店子, 這邊看看, 那邊瞧瞧, 不亦樂呼. 後來在清水三年坂美術館買了個獨一無二的Bruce人偶手機吊飾. 路過賣傳統手功製作冰棋淋檔, 又買了一個時令的栗子南瓜雪糕, 好吃! 還拍了一張餵地藏菩薩吃雪糕的照片. 一群歐巴桑看到, 也興致勃勃地要我為她們在地藏菩薩旁拍照.

走到高台寺已經不想進去, 累了. 遠遠的拍了觀音像, 就走下階梯. 梯口有一群太太在畫畫, 畫的是八阪之塔. 接著去吃高台寺附近出名的都路里茶寮的和式傳統點心. 我點了一客烤年糕紅豆湯和抹茶. 紅豆湯超甜! 吃完好飽好飽.

我們決定回去四條, 到Sfera 的 café 喝一杯. 在木屋町之間游走, 穿越巷弄. 遇見爽朗的紐約客, 眼尖的看出我和她穿同一系列的 Puma. 在白川小橋垂柳下又照了一張 “fashion shot”. 跟著, 在夕陽的餘暉下, 再照一張.

走到Sfera, 它竟然沒有開. 力行建議去另一家café, 叫Neutron, 但我實在累了, 腳痛. 說不如就到Time’s 的 Cento Cento 算了. Time’s 是安藤忠雄設計的建築. Cento Cento 是 W 在京都時常來的 café. 據說, 短短幾天, 她已經在這兒喝過几次咖啡. 這裡情調很好, 坐在戶外可以感受京都的春天. 櫻花和流水. 但是如迷宮般的 Time’s 就有一種沒落的狼狽. 悠閒的喝著櫻花風味的綠茶, 和力行聊美國文化. 那種不熟裝熟但又極其表面的熟絡, 是力行不欣賞的. 但我想這是我還滿擅長的, 哈哈.

喝過茶, 看過三條商店街附近的服飾店如 Hysteric Glamour 後, 我們選在一家賣春天料理的店家用餐, 我想吃稠魚料理很久了. 力行點的是海鮮飯. 前菜是柴魚波菜, 冷豆腐, 碎豆腐拌金針菇, 小章魚和醃菜. 單是前菜就讓我們嘖嘖稱奇了. 不一會兒, 飯來了. 據說飯是我們點餐後才蒸的, 而且還是用昆布來蒸. 結果如何? 飯還可以, 但魚只有3,4片, 而且吃起來也沒啥特別, 就是白身魚而已. 漫畫是不是太誇張了呢? 這一餐, 有點 “雷聲大,雨點小”.

吃完後, 都快9點了.

回到家, packing 到來已經是10.30了. 我涼都沒沖, 就急急上路.

在右腳疼痛的情況下, 我用了約18分鐘到達地鐵站. 趕趕趕, 我好像要生病了.

終於趕到京都馬尺. 車子delay, 早知道不必那麼趕. 12點, 前進東京. 累垮了 … …

8 comments:

ymoon said...

什么时段可以听到你的声音?

seasonc said...

小姐, 我沒做dj很就很久了.

piew said...

ah soon 你的底被起啦!

ymoon said...

噢!我要骂那位“无路用/out-dated”的线人了。
你现在做什么呢?


阿彪,
你。。。。。。拜托了。。。

seasonc said...

ymoon,哈哈, 你被阿彪緾上了?!! 至於我作甚麼,不打緊吧.

ymoon said...

噢!只是一种形式上的问候。
干嘛?我也会介意你这样问我的。(√?)
什么也不是,做回自己吧!
加油!

piew said...

season,我没缠谁,只是常游荡在这部落.



ymoon,

拜托?我可以效劳什么?

ymoon said...

以为我踩到了火石。

大家都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