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8, 2015

Unforgettable

牛仔裤左边口袋磨出盒子的形状。岁月抚摸过的线条。我低头漫不经心的走着,轻轻叹口气。街道很干净,凉风吹过的时候没有沙尘飞进眼睛,也没有纸张呼啸过街。边走,装着颗粒的药物的药盒在口袋里的克啦克啦作响。是糖果么,你问。我装作没听清楚,蛤了一声。也没有作答的意思。有些事情,还是不说白来得好。又或许说,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总比知道来得好。我有许多秘密,不可告人。我神秘地笑了。时候到了,我总会说。当我觉得你知道了这些事情还会继续喜欢牵着我的手,那就没什么秘密可言了。

走过一排排店铺后,就是公园。一大片草坪,和黄的白的野花。蒲公英。已经结成一团球。你随手拔起一根,吹,小小的雨伞花就如降落兵团随风四散。跟吹泡泡一样的梦幻。不同的是,泡泡跟空气和阳光接触久了,就会变薄,破灭。如同梦想和现实面。蒲公英的种子跟空气和阳光接触久了,反而变得坚强,茁壮成长。如同梦想和坚持。你选择做泡泡还是蒲公英呢,在人生这条路上?

药盒其实已经换了好几个。但是换来换去,都是差不多的样子 四四方方,半透明的MUJI。哈当然差不多样子,因为都是同一个牌子。我记得对上一个药盒,是在伦敦Oxford Circus附近的MUJI买的。那时候,这条牛仔裤左边口袋已经隐约看到盒子的痕迹。有些事情你以为没有留下印记,但其实是有的。我喜欢这条牛仔裤,它陪我走过五湖四海。南京的法国梧桐树下,晚秋的下午总是凉凉的。我终于看见书本上的法国梧桐。张爱玲那时候说,像我们这样生长在都市文化中的人,总是先看见海的图画,后看见海。可是现在我们的生活都太方便,太急了;看见什么都要拿手机拍一下,仿佛就记住了。可其实原来什么也没记住了。你记得法国梧桐叶子的形状吗?我诚实一点,只记得它黄色的叶片,形状倒是没什么印象了。当时明明就有拍下照片,却什么都不记得了。我跟你拍过一张一张照片,你会永远记住我吗?像牛仔裤记住每一个药盒。

牛仔裤左边口袋磨出盒子的形状。那是牛仔裤记取药盒的方式。药盒的形状不变,里面的内容加加减减,随着年月更变。有些日子,医生说要给你加这个那个。有些日子,医生说不必这个,换这个。我不以为然,心里早已经把吃药当成常务了。多一点药跟少一点药的分别是我害怕吃漏了。忘记,是我的好朋友。常常忘东忘西,终有一天我会忘记你吧?对于吃药,我已经麻木。有些人活得好好的,有事没事还不是一堆药丸往下吞。有一天医生说如果这样这样,你就可以少吃这些药了。我心想,没差,还有其他的可以吃。不,我没有上瘾,只是有点意兴阑珊。还是医生的态度不够诚恳,我没把他的话当一回事。反正,事实就是这样了,加加减减原理还是一样的。

这些日子,我的内里倒是加加减减了不少。你变了,你朝着我说。是变得更好吧,我笑笑说。谁不期望变得更好呢?你以前一定会生气的,如果这样,可是你没有发脾气耶,你跟着说。那时,我的心里在想着某个人呵,就忘了对你这件事生气了。也许我真的觉得没什么值得好生气了。保持一个愉快的心情很重要。排戏本来就应该是愉快的一件事,你总是强调着,虽然间中你还是生气了哦。听见你骂人的声音,我总是不忍,走开了,或假装在刷电话。等我要维护,你又要喊我“慈母多败儿”!关于这件事,我要澄清。也不是故意要纵容他们,可是他们让我想起更年轻时候的我。那时候我也犯了不少错误。所幸身边的大人朋友都包容我,让我知道错误之余有又不至于太难堪,我才有今天。人总会变得更好,我一直相信的。应该这么说,有自我意识的人总会变得更好。我那天想到这两个英文字,self consciousself awareness 是不同的。一个会让你很在意别人的眼光和意见,另一个让你在别人没发现之前先察觉自己。

小朋友感情触礁,问我为什么不给他讲道理。你知道我是不愿意成为那种唠唠叨叨讲大道理的大人。我更喜欢陪伴。以前我的大人朋友们也不是唠叨的种类,他们会适而可止说一两句。例如,那时,我抽烟,大人朋友也是很酷的说:“你自己知道你在做什么。”其实也不是什么大坏事,可是经他那么一说,我后来就渐渐戒掉了。所以,你不问起我就不说。你问了,我就分享我的感觉。有些道理也不是别人说了你就会明白,还是要自己体会,说白了,让时间来教会你。也有些事始终学不会。我看到我旧的文字,写说“我不是不明白。我只是忘记了。”有些事我们明明知道了,可是过了一段日子,依然犯上同样的错误。绕圈。轮回。无间道。你忘记了。

两个人分开了,如果还能记得曾经在一起开心的时光,是好的。他让你开心,单是这个理由,就值得在一起了。后来没有办法在一起,偶然想起,还是会微笑的。有些人的心宽阔如一片海,我要在里面徜泳。豢养我吧,伸出双手自首的模样。我会忍不住笑。平常在舞台上,我是厉害的演员,忍笑一流。在现实世界里,我是差劲的演员。没有办法掩饰任何一丁一点感觉。所以我别过头去,不让你看见我变脸了。明明曾经那么爱,一转身就不爱了,这种感觉连我自己都怕了我自己。那么倔。

我坐在草地上,触摸着牛仔裤左边口袋磨损的地方。那是药盒棱角的部位。我曾经也是棱角很多的人,全身带刺,像刺猬一点小事就唰啦伸出刺来。不是说我人变了吗?很多事还是轻易忘记了,只有文字留下来。读着这些过往的伤心,我只想问:“你谁啊?”真的记不起对象是谁了。有些有一点印象,但不确定。有些我记得,还是不能理解当时的情绪,曾经那么的想哭。现在棱角少了,对于很多事的感触也少了。还是深刻的事,都被我过滤掉了?我想告诉你的是,事情真的会过去的。不管你哭了多少遍,醉了多少夜,有一天,你回头,一切都微不足道。一切都微。不。足。道,这才是最可怕的。


我想,牛仔裤磨着磨着,总有一天会被磨破吧。牛仔裤带着岁月流过最好的证据。当我们以为时间过了,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牛仔裤它依然记取着每一个药盒为它留下的痕迹。我看着越走越远的你的身影,想开口喊你,但没有。你突然自己转回头来,笑着。我也笑着。那么远,你应该没有看到我眼里的模糊。我许愿,希望这一刻我永远不会忘记。

1 comment:

Josh said...

很久沒上部落格,來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