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31, 2015

2015。回顾。

指定动作,来到每年这个时候,不回顾是要干嘛?回顾,也是让我在若干时日后,看回去也有一个记得。
1. 刚才跟好朋友出去吃饭,聊起2015年过得怎样。他说充实,2015年参与了5个舞台剧制作 – 4个自己的作品,一个自己当演员。我今年参与3个制作 – 两个自己演,一个当老师。
2. 去年太忙了,所以今年年头演出了《老鸟》之后,我暂时休息。这是我第一个独角戏,也是我第一次跟好朋友展开新的合作方式,他导我演。独角戏很难,因为只有你一个人,你根本没有时间思考台词。刚好在那个时候,人生也走到死胡同,对自己很没有信心,排戏初期真的遇到瓶颈,一直达不到导演的要求。我有一天排完戏走去停车场,我心想“是不是应该放弃呢?”。然后又想到我这一生人(!),觉得做得最好的事就是演戏,如果这个也做不好,我真的一无是处。是的,那时候真的很灰。当然,坚持也是我的美德。后来在导演的循循善诱指导之下,我豁出去,不抗拒那个角色,就放手去演,就达到导演的要求了。虽然过程困难重重,但是我一到达“目的地”,我就没有再回头看了。排戏过程也有好笑的事。我们是在公司排戏的。下班过后,公司开始没有人的时候,我们就排戏。有一次,我很激烈的讲台词,声量大到吓到人。有一个同事闻声而至,站在走廊惊恐的问:“Season, you are acting right?”。我在角色里,完全不理,虽然心里面很想笑。后来演出,我觉得还蛮满意的。如果有人不满意,我会回答:“哦是导演叫我这样做的。”完全不想负责任哈哈哈。
3. 第二个制作是《鬼病》,我负责教戏。题材是我喜欢的,关于精神分裂症。剧本本身其实有点单薄,但是经过导演的处理,其实我觉得丰富了不少。这一次依然沿用导演的“班底”,这些演惯喜剧的演员,这回换一个表演的方式,表现还挺不错的。演出虽然票房不好(!),可是有一场演出过后,有一个女生来跟我们说很感激我们做这个题材的演出,让更多人关注精神病病人。她是精神科专业,希望下次可以为我们提供更多这方面的资料。但是这点就足以让我觉得做这个演出是值得的。
4. 今年另一个收获是认识了一群年轻朋友,大家都是ONS舞台剧的演员。当了两年的“老师”,今年终于有适合的角色让我上场了。不是一个,是两个!开场的喜剧人物 – 老鸟,和最后一幕的悲剧人物,完全让我过足戏瘾。可能年龄也有一点的,同时演两场戏最担心的台词和台位不记得。还好最后顺利过关。想不到我也有这一天,要听惨情歌培养情绪。我每一场演出,惨情歌歌单包括《算什么男人》周杰伦、《可惜爱》杨乃文、《如泣如诉》杜德伟、《生命有一种绝对》曲婉婷和《Ku Mohon》Afgan。关于这些年轻朋友,就不赘谈了。(link
5. 去年演出《老厝》的“初五伯”,在今年的戏炬奖获得了“最佳男配角”。是为记。
6. 2015年也参与了法国戏剧大师菲利普的“丑角”课程。自从大学毕业后,我几乎都没有参加过戏剧相关课程。演了十多年舞台剧,是时候进修一下。我很开心参加了这个戏剧课,让我察觉到自己肢体上的不足,也开发了自己更多可能性。更开心的是重新认识了许多戏剧界的朋友,我觉得也让别人有一个机会重新认识我。谢谢重新走进我的生命。
7. 今年只出了一次国,到台湾。去看黄莺莺演唱会,一个以后极可能不会再有的演出。原以为就是一个演唱会,应该没有“哭位”。结果,惊喜出现了,陈小霞出来跟黄莺莺合唱“明了”,眼泪就潺潺流下了。爱得左边是伤痛,右边是寂寥,谁不在之间追着幸福来回跑?
8. 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这些年,我自己慢慢地在蜕变。旁人有没有察觉是一回事,我自己是很意识到的。渐渐变得“心水清”,对于自己的情绪变化感觉反应,都‘看’得很清楚透彻。这对我来说,是重要的。看到自己不舒服的源头,可以的话,解决它;不可以解决的,没关系,要记得别让这些情绪转移到一些其他的事情/人。
9. 2015年,有些东西结束了。我想觉得可惜,可是想想,也没有什么好可惜。人生本来就是这样的,一门关一门开。人来人往。重点是在2015年快要结束之时,我觉得我没有亏欠任何人,没拖没欠过完一年。
10. 2016年会是精彩的一年。从来没有那么期待过,或有计划过。明年我会拍电影,要去学唱歌,还有应该可以出书了。时机差不多了,文章也开始在累积,嗯努力。明年应该可以多一点旅行,做不同的演出,挑战没演过的角色,赚多一点钱吧,这个很重要。新年进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