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02, 2012

梦录 88

(因为好累,所以做了许多梦)
我到了哪里呢?当天还有着微光的时候,我有看清楚这个地方。西式小平房一间又一间毗邻而建。路旁充满了不知是人工种植还是野生的草丛 - 大约有人膝盖般高,圆球状,很硬很刺,有点像香茅,但是更茂密地生长在一块儿。四周还有松树,我终于闻到了松树香。
后来天很黑了,当我不知从哪里回来,降落在地上,想要回家。我看不见四周,向前就走。可是有东西阻拦我。我有点慌,因为刺刺的,很不舒服。当视线逐渐习惯了黑暗,噢原来阻拦着我的是那丛野草。我闻到松树的香味,不慌不慌。

DDDDDDDDDDDDDDDDDDDDDDD

这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我完成了一个任务,打算在清晨时分去跑步。告别了某人,我就开始奔跑。首先是一列典型的现代(80后)店铺。我碰见我的朋友,玲和他的友人。讲两句,我又继续跑。这里的人事都是熟悉的玻璃市港口,可是城市构造却完全不同。
当我跑过一排新房子,外面开始是小石砖路,崎岖不平。我边跑边快速地闪躲凹陷的地方。我看见一座庙,大大的写着“龙海山”,噢,原来它搬来这里了。我跑过转角时,外面有一座神祠(应该是土地公或拿督公之类的),我边跑边双手合十,快速经过,往下去。

DDDDDDDDDDDDDDDDDDDDDD

(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梦)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