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05, 2011

给维他命。元

94年的某月某日,你给我捎来一封信。信末你说你想死我们了。我们,指的当然是那年同游金马伦的一班哗鬼。哈哈哗鬼,现在应该没有人再用这种称号了,多么old school 90年代的称号。缘份这种东西,是很奇妙的。我们不是识于微时的朋友,几乎快脱离校园才认识的。但是一见如故,可以这么说吗?也很奇怪,我是不喜欢去人家家过夜的,你应该是少数我去过夜的朋友,而且还是跨州的。这些年,我们住在同一座城,见面反而少了。毕竟你是已经组织家庭,你有你的家庭生活;而我单身,也有单身的节目。有点远。心。庆幸的是,我们曾共享着一段青春的轻狂,一段如何也磨灭不去的轨迹。我想起一些回忆,嘴角还是轻轻的牵动,多么年轻的我们,多么幸福的我们,多么难忘的我们,多么可爱的我们。我感谢你的,你知道吗?你的宽宏开明,从一开始就接受我这个朋友。被一个人接受,有时候,也不是太容易。乱写乱写,像我们年少时的信件,故意写得乱七八糟,装文艺。朝着梦想前进吧!这像是爱看漫画的你会讲的对白。新的一年,我试图临摹你的口吻,祝福你有美好的一年,像你的名字一般,拥有维他命般源源不止的元气。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