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7, 2011

C香纪之力行篇

说老实话,我是蛮喜欢这家café的。人多但不杂,咖啡也很美味。那天我不知为何,特别疲累,喝下一杯爱尔兰咖啡,微醺的感觉,思维却清醒不少。

刚才在Café Grey Deluxe,那个光头的领班认出我来了,道:”Hello again, I remember you, you were here yesterday for lunch, right?”
我们坐到餐厅右边的双人座,各点了early dinner set。我们吃得津津有味,我说你住在这里,占尽地利,应该时常indulge自己才行。是啊,你又没有家累,每个月拿出一小笔钱,买东西也好,吃一餐丰富的也好,人生啊本来就应该享受,不然那么努力工作,难道只为了活下去?
吃完饭,在金钟走了一会儿,我特累,不时想坐下休息。你本来建议去大坑‘探险’,寻找那些精致的café。后来,因为我累,不想走太远,也没有心情探险,你说不如去利舞台那家你熟悉的café
途中,我们还去逛了一下服饰店。现在好些衣服我都穿不着了,有利也有弊 一方面省钱,一方面局限。你发现了那个丹麦品牌Horgan的风衣,好是喜欢,仿佛接近北欧。但是你说过千的衣服都买不下手,岂有此理那么贵。所以那天你阻止我买那件卡其色Kolor的上衣,如果你不劝说,我肯定就下手了。当然后来发现Kolor原来也被黄伟文钦点过,就有点暗捶!
这家忘了名字的caféGOD。毗邻。我们来到已经是last order了。我斜眼瞄过去,邻座的三个港女正兴致勃勃的拿着战利品拍照,又大讲大笑。Cynical的我俩摇摇头,为他人的快乐似乎不以为然。说实在,我喜欢跟你聊天。从17岁开始,我们就开始不停聊天。这十几年,聊天的机会少了,但有机会,总是不放过。我其实害怕朋友之间的空隙。有些空隙,总可以透过聊天来填补;而有些,就只有沉默了。还好,我们属于前者。还记得那一次,我们从南丫岛回来,渡轮上的谈话?那似乎是继你日本回来,一次的接轨。这一次,距离已经式微。

感谢你陪我一整天。

{还有更多关于我这次的香港游记,请参阅12月号姐妹杂志之《型人游香江 Stylish Hong Kong》!}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