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7, 2011

C香纪之北角篇

抵港头两天,我住在北角Ibis。那天天气酷热,甚至比吉隆坡还热想像一下。到了北角,我看着那条长长的楼梯,大大地叹了一口气。事关我的行李箱很重,手无缚鸡之力的我要把它抬上去地面,的确是一个挑战。我深吸了一口气,一鼓作气地把行李箱一提,就奋力走上阶梯。好容易才到了中段,我稍作休息,喘气。还有一半的路途,我对自己说:“来吧!”再吸一口气,打算再次冲刺到顶端。但这次则没有那么好运了。我右手一提,左脚一抬,就在这时候,不晓得怎么居然失衡了!我人随着行李箱往下掉,还好左手及时抓住扶手,才不至于跌倒。从身边走过的印佣也用半咸不淡的粤语说:“哎呀,小心啊!”。

我站稳身子,尴尬的笑了笑,又继续向上爬。这次,终于上到地面了。Ibis酒店据说很靠近地铁站,往左走几步就是。烈日当空啊,我边推着行李箱,边祈祷“快点快点”。

还好真的很近。走大概2分钟就到了。我乘电梯到一楼接待处。在我前面有两个住客。嗯,两位都是怒气冲冲的样子。一位接待员跟其中一位先生解释说‘。。。您的房间已经是最大了。。。不过既然你要求,我已经帮你cancel了。’另一位则对另一位客人说‘房间取消了,可是信用卡公司还是会扣留之前的订金。今天是周末,要等到下一个工作天才可以把您的钱退回。’两位客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看,接待员的笑容也渐渐僵硬,我冷眼旁观,心想:“完蛋了,这件酒店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怎么搞到人们要退房?!”

纠缠了大概15分钟(真的!),终于轮到我了。我打算扭转这个不愉快的氛围。一开始就故作轻松的跟接待员聊起天气很热这件事。接待员虽然没什么笑容,但语气尚算客气。当终于办妥check-in手续,我接过房卡,说:“唔该晒,辛苦晒你啦。”接待员终于露出笑脸,道:“唔会唔会。”

进去房间,才发现香港酒店的房间真的很小。我在香港住过两家酒店,房间虽然小,但总算有3-4星以上,也不会太离谱的小。这间房间小到连我的行李箱都没办法完全打开来,这样说,你想象得到了吧?

不过,也就算了,反正我也不会常在房间里。

果真,住两个晚上,我每天早出晚归,都没有好好探索北角。说起北角,我觉得这次能够来这里住,也算是个缘份。本来这次的旅行主要的目的是来看林忆莲演唱会,而北角是林忆莲的故居。而且,朋友又告诉我,北角是福建人的大本营而福建话是我的母语,你说这不是缘份吗?

终于,check out的那个早晨,我起个清早,就到附近的街市走走。我毕竟也不算太冒险的,只是沿着街角四方格式的行走。街上很热闹,做买卖的人一早就开门做生意。我很难得能在香港看到如此‘淳朴’的一面。卖烧腊的,卖水果的,还有一摊一摊卖日用品、衣服、旧货品等等,有一点像我们的pasar pagi。我走了一个直角,看到面包店,就被面包的香气吸引进去了。新鲜出炉的面包热乎乎香喷喷,店里挤满了人,店员们都是一些40来岁的姐姐,爽朗的笑声不时从面包香氛间传开来。站在我前面付钱的是一个外国人,找钱的姐姐说:“hello, good morning. How are you?”言毕,又自己哈哈大笑,对着同事说:“突然间讲起英文哈哈哈!”

付了钱,我带着笑容离去。走没两步,又被另一样食物吸引住了。浓浓的蒸汽散去后,我看见蒸笼里躺着无数种,胖胖的蒸饺。我要了两个菜肉饺,才心满意足地渡步回去酒店。

就这样,三天两夜的北角行结束了。我到后来才知道,原来酒店附近的那家云吞面店是很著名的,还有在我酒店附近就是书店街,我竟然都没有去勘察到,真失败。没关系,总有下一次。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