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7, 2011

C香纪之林村篇

林村在大埔,我笑说我原籍广东大埔,这次是来寻根的。这个大埔跟广东那个当然是不一样的。

大埔有名的,是那棵许愿树。我想去看,但不想许愿。我过得很好,无愿可许。原先那棵许愿树已老,‘退休’了,几根木材在支撑着他。现在的许愿树竟然是塑料的,愿望能否成真,我真怀疑。

目的地是林村,目的是吃有机农家私房菜。很好玩,我们一行五人,只有我一个游客,但是总共却有4个大马人,而且我们都是客家人,说有多巧就有多巧。

农家小路,对我而言,绝不稀奇。但其他4位小姐都是都市人,一路啧啧称奇。路上狗儿许多,小黄小黑小灰声声啼叫,似是警告,似是欢迎。我比较惊艳的是那一大亩的姜花田,满径生香。随着识途老马的珍妮带路,20分钟左右,就到达宋彦(Helen)家。海伦经营有机私房菜,和民宿。菜田就在她家旁边。

一踏进她家,小狗就摇着尾巴夹道欢迎。屋内3只猫儿一于懒理,对访客见怪不怪。突然,楼梯间传来一道声音:“妈妈,各个光头既系边个黎架?”

我抬头一看,一双机灵的眼睛对望。他就是海伦的儿子 占米仔(Jamie)。他看到生人,会有戒备。我放下所有防线,先打招呼,说:“你好啊,我系season啊。”他一听,笑了:“season? 系咪同seasoning一样0架?”不愧是厨师的孩子!我打蛇随棍上:“哈哈系呀,seasoning咪我啰!”

占米是混血儿,褐色的陆军装,褐色的眼。知道我没有恶意,他开始下来跟我沟通。他看了我一会,就跑进偏厅,开启唱机,播放他最喜欢的台湾原住民音乐CD。然后,他走过来拉我的手到偏厅。大家都很好奇他在干啥,海伦气定神闲的说哦他要给你听音乐,你们玩吧,我要做菜。

占米的节奏感很好。他先跳了一段,然后说“your turn。”可是当我开始要动,他却阻止我:“wait… wait… 3, 2, 1, NOW!”原来他在数拍子等节奏。

跳舞完毕,我们敬个礼,我离开到客厅,占米继续自己玩。

海伦准备了透心凉的龙眼花蜜水给我们喝。九月的香港实在热,这饮料恰到好处。猫咪一点也不怕生,一屁股就坐在某人的皮包上。众人哗然,笑言猫咪很会选,挑了最贵的包包来坐。

海伦领我们到菜园拔菜,体验农村生活。原来她还有种竹笙,这个我倒没见过。海伦说,竹笙只在凌晨爆开,那时竹笙是雪白的,但一碰到空气,氧化后就变成我们常见的褐色。市场上卖的竹笙如果太白,就是经过漂白,不买为妙。

回到房子里,海伦在准备煮食的当儿,拿出核桃面包让我们充饥。妮蔻带来一些她自制的果酱跟我们分享。大伙在忙着切面包,我跟珍妮就到偏厅讲心事。曾经是我把心事向她倾吐,现在换作是我在倾听了。

终于要开餐了。首先,我们先制作沙拉。自己动手刨萝卜丝、切青瓜、番茄和芝士,然后倒进一些玉米粒,拌入一些调味,就成了最原味也最美味的沙拉。占米要出去了,今天是到他爸爸家去睡觉。我们拥抱道别,我感觉到他心里的忧伤,他现在不知道/忘记了这些忧伤。

第二道菜是芦笋炒百合。没下什么调味料,清清淡淡的,很健康。

第三道菜是白菜竹笙焖鸡。这个味道比较浓,鲜甜无比。白菜焖得柔软、竹笙咬下去“沙沙”作响、走地鸡有咬劲,一锅吃尽三种口感。

甜点是糖渍洛神花(果?)和鳄梨蓉。海伦说那个糖渍洛神果的汁液充满酵素,对身体很好。她还说吃过这一餐,担保我们明后天都大便顺畅。

我觉得我跟占米有缘,画了一只猴子给他,让他上色。祝他母子俩快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