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4, 2011

勉强

后来想起那件事,我终于肯承认这个事实:无论当时我有多么喜欢你,我们始终属于不同的世界。

我们之间总是存在客套的空气。我有尝试过进入你的世界,但你总是有意无意、礼貌地把关。

一天,我约你跟一个我俩共同的朋友吃火锅。我显然失策了。

这个朋友,我认识不过几年,也是近两年才开始有点友好关系;但他跟你是同学。你们的话题,含括十几年的历史,我完全插不上口。偶尔你们客气地转个话题,让我能插上口。但是,一两次之后,我只好开始假装对你们的话题很有兴趣,或者努力埋头吃菜,心里却老实地想:“闷死了!”

麻辣火锅熏红了我的尴尬。当那顿饭结束,仿佛5个小时终于过去。在门口,我们如故亲切但疏离的道别。天开始落下雨滴,我双手插入裤袋走向车子,远远看见挡风镜已经满布小雨点。雨刷可以瞬间刷去雨迹,没有什么可以刷去我的惆怅。

感情这档事,毕竟还是无法勉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