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07, 2011

立夏

未醒来之前,做了一个梦。我到Topshop购物,看见迷彩外套、裤子两侧夹了同色系的小夹子的紧身牛仔裤,和一件衬衫布裁成的jumpsuit工作服。好想都买下来。故事发展下来,同事在外头等我吃饭,而我却发生了一件让我害怕的事,大呼“把风扇关掉!把风扇关掉!”醒来,都是汗。昨晚就开始很热,以为半夜会下雨,但是没有。今早更是超级无敌的热,我把枕头跟被单拿去外头晒,接收紫外线红外线。浴室里堆积了一堆一堆黑蚂蚁。蚂蚁搬家,下雨之兆。而且这几天那么热,肯定是狂风暴雨。昨晚接受电访,聊了铁特现代美术馆,和一些拉拉杂杂的伦敦和巴黎。让我更想念伦敦夏天的天气。明明都是夏天,为什么差那么多?可是我看伦敦人会对我们这种天气下跪感恩吧?!!后来在脸书看到台湾朋友写说‘是立夏’,才恍然大悟地。原来。等下我就要出去KLCC,最近都在买衣服护肤品杂志,是时候进一些‘正经’东西了。我还要写我在吉华念中六时候吃的一些令人怀念的食物。亚罗士打,也是热到不行的地方。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