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8, 2013

那时

那时,我们都专注写blog。每个人都宛如一颗颗独立的明亮的星星。文曲星。写啊写,一件又一件简单的趣事或复杂的专业报告,都快乐地飘浮在太空中。
就这样,我一次又一次地做“空间跳跃”,认识许多人,见识许多事。
后来,脸书来了。
大家都专心在脸上写东西,blog渐渐被遗忘荒置。
更后来,有些人甚至不写了,他们只分享。
关于自己亲自写的那股热,慢慢冷却。
星星们也恢复了光年的距离里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