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6, 2010

生活節錄

記得我在東京認識一個蘭州來的男孩. 我很自然的就問他:"蘭州? 那是出產蜜瓜的地方是吧?" 蘭州? 我可沒踏到過一步.

又一次在南京, 容君帶我到夫子廟附近的一家高級餐廳吃飯. 吃的是南京的各式名菜如鹽水鴨甚麼之類的, 都弄得小份小份, 讓人可以在一頓午餐可以儘享道地美食. 我看著一片片切得細薄, 晶瑩剔透的肉片, 我問容君:"這是肴肉吧?" 她稱是. 我在心中暗喜. 啊原來這就是肴肉, 這就是傳說中的肴肉!

我從小就在濃厚的中華文化薰陶下成長. 很小不懂事的時候, 我一直以為馬來西亞是屬於中國的. 我記得小時候家裡有一本讀者文摘出的書, 厚厚的一大本, 數遍了中國大江南北的地理文化習俗美食藝術. 從中, 我知道許多關於中國的文化色彩 - 楊柳青年畫, 龍井炒蝦, 狗不理包子, 東北三寶, 唐三彩等等. 這些知識都漸漸地成為我脑細胞的一部份.


所以那時我到中國, 看到那些古色古香的建築, 心花怒放. 那一瓦一窗, 都是我從小看到大的圖片, 現在看到實物, 豈能不高興. 也驗證了"第二印象論".

0000000000000000

這幾天賦閑在家, 充當煮夫. 先是熬了一鍋蔬菜湯 - 放了西芹, 胡蘿蔔, 大葱跟番茄, 甜的咧. 後來又把剩餘的菜湯拿來煮紅黃綠三椒肉飯. 然後是菜圃蛋和炒小白菜.

今天來個徐式炒飯.

先把雞胸肉切成小丁, 然後放入老抽, 美極醃汁(哈哈)和白糖醃漬約半小時. 然後胡蘿蔔也切丁. 蒜頭切抹. 蛋打好備用.

首先, 先把蛋炒到8分熟, 還有一點點液狀就先盛起.
然後肉丁下鍋, 也是翻炒至7, 8分熟就撈起.
接著, 中火, 放進適量的油, 然後下蒜頭下去爆香. 等蒜頭微金黃, 就可以下胡蘿蔔丁, 翻炒. 這個時候你可以下一點白糖, 讓它產生一種焦糖作用, 很香.
炒到差不多, 隔夜的白飯就下去啦! 這時火要大, 也要快速的翻炒, 不斷的動, 來, 攪動吧努力攪動吧, 讓顆顆白飯都裹上油, 同時讓白飯, 蒜, 胡蘿蔔閉門一家親!
剛才炒肉有一點點肉汁對不對? 這個時候, 把肉汁先放進鍋里, 讓飯粒上色. 接著, 可以沿鍋倒入一些醬油, 增加香氣跟味道, 繼續翻炒.
肉下, 翻炒均勻.
蛋下, 同樣翻炒均勻.
各種食材都融匯貫通(?)之後, 想要中華風味的, 可以下一點麻油, 不然就可以起鍋了.

盛盤後, 可以加入番茄片和蔥花香菜共佐. 馬來西亞的朋友, 當然要放辣椒醬在盤邊. 不然切一點指天椒加醬油或是sambal也是可以.

歡迎嘗試.

000000000000000000

原來白天的電視是多麼難看. 電影台不斷在重複又重複, 有些電影我看一次就真的是夠了! 卡通片也不好看. 連續劇我又不追. 只好看美食節目.

000000000000000000

看了那麼多美食節目, 多多少少對做菜也有概念. 到真槍實彈做起菜, 也不至於手忙腳亂. 但是, 中華料理真的是火的藝術, 火候的掌控非常重要.

學做菜真的是一門大學問.

1 comment:

安东尼刘 said...

几时有得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