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3, 2010

今早

醒來 微微睜開眼 心里平靜
還惦記著夢中那個女孩
和那個似經雕琢的鼻子
她是誰
不像陌生人
但我叫不出她的名
只知道她是東與澤
東的姐姐


夢里下著雨
我們彈跳在水漥中
濕透
只為了可以尋找一個可以果腹的地頭

穿梭在面子書
妹妹的敬茶儀式照片
大功告成
那天我們穿了同樣的格子衫
我打從心低疼愛她

今早 腳還疼著
我的朋友說:"事情從來都沒有那麼簡單. 不強壯一些還真的不行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