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2, 2012

夏之鸭川


结果,到了最后一天,我还是没有下到鸭川岸边。


三条通行人熙熙攘攘,车水马龙,每个人都好像拥有既定航线的行星,各自运行。三条通留下许多脚印和身影,可有留下任何回忆?相反地,鸭川的河水由南向北潺潺流去,留不住脚印,也留不住身影,但却留下许多人的回忆。

我们走过乌丸三条,经过木屋町,沿着河岸植满了一整排的樱花树。时值春天,樱花树满满地结满了盛放的花蕾,只要清风稍微拉扯,随即落下漫天的花泪 淡红色的、透白色的。但是,我一直在幻想,夏天的鸭川会是如何呢?

京都是一个盆地城市,据说夏天异常酷热。这时,鸭川岸边一年一度的“鸭川纳凉床热”就开始蔓延起来。纳凉床店家准备各式应节的清凉料理,供顾客享用。我闭上眼睛,仿佛就可以看到我俩坐在纳凉床上:穿着背心短裤,左手一下有一下无的拍打着描上浮世绘的扇子,右手拿着冰透的清酒或麦茶,大声恣意的说笑。

但是,我却错过了和你共度京都时光的机会。就像我错过在鸭川岸边嬉水的机会一样。然而,夏天的鸭川却留给我一个想象的空间,有一天我们将携手同游夏天的鸭川。

走着走着,鸭川冷冽的春风把我从夏天的梦里带回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这时,好友指着桥下那栋灰冷色,结构仿若迷宫的Time’s 说:“看,Cento Cento,她来京都的时候最喜欢这里,来了3次。”。我笑了,这很像你的一贯作风。只要你喜欢的地方,你会一而再,再而三造访,非把自己把那个地方混熟不可。比如你在台北念书时爱泡的The LibraryCafé 2.31、吉隆坡的Café Café和北京的LuceBED Bar。而且Time’s是我们喜爱的建筑师安藤忠雄的作品呐,你是怀着朝圣的心情的吧我想。

这么一想,我便和好友选择在这里坐下。多巧,好友这时才说我们现在坐的位子正是你每次选择的位置。我开始试着去感觉你当时坐在此地的心情,想想穿着杏色Marni洋装和那双红色漆皮,上头点缀着黑色蝴蝶结的Prada芭蕾舞鞋的你,正低头在你的那本Moleskin笔记本写下你对鸭川的感知。

但我终究错过了鸭川,说出来也没有人相信。正如没有人相信我原来也曾经喜欢过陈升,哈,也就只是那一张名为“夏”的专辑。我本来对夏天就有一种莫名的沉溺感。

接下来几天,我居然没有机会再经过鸭川。好友带我逛遍了大小神社和寺庙、购物商场、甚至还到了邻近的奈良和大阪。

临走前的那个晚上,我和好友喝了点酒,人开始醉醺醺,脚步浮浮地,笑声也开始大声起来。随着夜色渐晚,空气也愈发冰冻,我拉紧身上的大衣,好像这样可以暖和些。

慢慢走过那条熟悉的桥,才发现我怎么都还没有下到鸭川岸边呢?

我望着黝黑疾速的河水,意识到我将失去亲手抚摸鸭川河水的机会,更甭说夏天的鸭川了。也许是太冷了,暖暖的眼泪突然开始沿着脸颊流下,掉下奔腾的流水间。我知道,我终于错过了你。

鸭川,依然头也不回地继续奔流着。。。

No comments: